寻祖归宗,论证要科学

作者:admin 2016-03-11 14:43
聂心爱谈“如何归宗”   我聂姓三千多年来,各支系都有文字记载了本支系的繁衍,我姓的发展历史贯穿于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之中。姓氏不大但 ..
聂心爱谈“如何归宗”

  我聂姓三千多年来,各支系都有文字记载了本支系的繁衍,我姓的发展历史贯穿于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之中。姓氏不大但聂姓人在全国犹如繁星。在历史发展到今天,我聂姓儿女,没忘根遗祖,各支系借今天先进的交通、和通讯条件,寻根问祖,联亲联谊、修谱续谱、复庙建祠是亲情、是血缘在经历几千年的战乱、迁徙后,又把我们连接起到一起了。几年来,全国聂胞是中华聂氏宗亲协会、是中华聂网这个平台,走到一起来了,又通过广泛地寻根问祖、联宗联谊、修谱续谱、葺祖墓,建宗祠,社会的和谐促进了宗亲的团结。血缘关系的纽带扣得越来越紧。被特定历史摧残的谱牒文化也得到历史的认可。目前各个姓氏都在抢救自己的家族文化。当然我聂氏家族也不例外,自全国抚州会议后,各个支系加快了修谱续谱的步伐。但是,现在在续谱时面临的问题:一是失考,二是不知从何迁徙而来,三是名字变更,四是字辈字号混用、五是谱上记载的迁徙在甲地而后又迁到其他的地方,这样就更难对接了,凡此种种,使我们续谱难于认定。对此我通过近十年的调查研究认为,不要被这些问题束缚了手脚。首先要弄清几次迁徙的历史背景,元末明初的大逃亡、明朝建立后的移民以及大清王朝的大移民不要混淆。第二、不要揪住谱上迁徙地不放,因为,象山西大槐树、河南筲萁岔、虾蚂井;江西的葛藤港、朱氏巷这些都是大移民时移民迁徙的集中地。你现在要找这些地方是找不到的。现在很多谱上对迁徙地都有同样的记载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是大逃亡的家族也只好按惯例把自己的迁徙地写为如上那些地方以掩人耳目。通过对史料的研究找出时间、历史背景的相似处或接近处,相吻合就要大胆的认定。如;常宁谱上有:聂九林,失考,的记载。而四川达州、湖北安陆都有聂九林的名字,就是不知从何而迁徙的,从时间、代数有是相吻合的。那聂九林从湖南迁湖北安陆再迁四川是顺理成章的,是符合移民迁徙的历史背景的。
  中国人起名是有讲就的,一个名字,包含着长辈的期冀于愿望、蕴藏着学识与能力;他具有一定的时代特色;他体现人们对社会的态度。
  我明朝始祖聂趋是元末大汉政权军队将领,曾为四川合州知州,元末逃亡到湖广麻城继而迁至东湖定居,为适应新政用“顺明”作为名字;二世聂文平居长寿,重庆长寿谱记:始祖“闻广”自楚入蜀,居长邑。湖北归州贾家店谱上记载的是:聂文平住四川长寿。名字有“广”,“平”之别;“文”与“闻”的区别在于学识、在于涉世经验与水准。再加上古时候在字的读音上,只讲究字的含义不管声调,在书写传承时不会不出现音同字不同相互转换的问题。但时间相同。同时长寿在聂文广居长寿前后均无第二聂姓入居长寿。那么,长寿的“聂闻广”,就是湖北谱上记的“聂文平”无疑了。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我有一个亲戚,他给他的孩子命的名字是:家整、家群、家众,把后一字连起来就是“整群众”。这充分反映了人们在那个时代的思想和态度。
  有的在寻根问祖的时候从班辈字的相同处入手,这也是不科学的:很多迁徙祖,在原籍带来的班辈字只用一两辈就更换了,有的甚至一到新的地方连自己的班辈字就不用,我二世幺房的聂文元迁居到湖北东湖聂家河,传于后世的名字叫“聂仲儒”,在全国范围内都保存了“文”字辈,可他却没有这样作。这些改名改班辈的除有难言之隐外主要的是:体现他是此地此支的始祖的地位。兴山支聂姓迁自秭归贾家店,贾家店谱上的班辈是:顺文朝仲继,道以应维一,世大学士玉,忠厚传家珍。而我兴山始祖是“道”字辈,他到兴山后从“应”字辈后就该为:应、糸(糸字旁字如:繌)、启。我兴山“启”字辈后是:居,世、木、玉、登。分支到同县另一地高德山的聂启祥公则把他那支自“启”字辈后改为“士、金(金字旁的字如“钊”)钟、秀。为的是体现:他就是高德山的始祖。后到“玉”“钟”辈时建立祠堂,成立了清明会,“登”“秀”没用,直接过度到:先、立、其、心、志。在此注重的是调查和历史资料,当我问到始祖是谁时,对方肯定地回答:聂顺明。你怎么知道?他就埋在这里叫青树堡的地方,过去我当乡长时在那里祭过祖。不过亭子碑在文化革命时被红卫兵砸了。现在宜巴高速从那里过。这还有疑问吗?

 还有祭扫包袱单子上记的班辈和墓碑上的班辈字不相同的现象就要以文字为依据。

 在认祖归宗的问题上,由于房支的长、幼,地域的跨越,时间的久远,班辈字的不同,就出现了归宗时班辈尊幼的区别,怎么处理?要追踪到分迁时的房支、时间,能追到分迁的班辈经历到如今有多少代就更好了。不要人为的臆造班辈,血缘是不会因班辈的尊卑而亲而疏的。

   今天聂氏通谱工程的重任压在我们这辈人的头上,既艰巨又伟大,由于历史的原因、发展不平衡的原因、文化的原因、政治的原因、对修家谱的认识原因等,现在很多地区修谱工作还未启动,有的祖未寻根没问,祖没归、宗没联,还要靠热心人去联系、去发动、去组织,只有在各省、市、县的支系族谱的基础上来谈通谱。现在有的地方一个支脉在修通谱,这种说法就不科学。什么叫通?只有全国各省、各县、各支、各脉的谱都修起了,数据都统起来了,才能通。那么这个统的工程也是艰巨的,他不是小学生做数学加法,而要理顺各支脉的关系,理顺了才能通。

  如今很多省都成立了宗亲联谊会,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联谊联宗,建立联络网络、组织各支各房修谱、续谱把最基本的数据都整理清楚了。有的实在联不起宗来就与近支并系,支脉与支脉之间达到了空前的团结与和谐。有的实在找不到迁徙祖以及支系史料,象恩施州的聂兴明,他就把从他所知道的太爷后的人齿资料整理后印刷成册。不管是谱不是谱,他们的家族资料从此再不会无案可稽了。

  如今各省相继成立或正准备成立联谊会,聂族事业的复兴为期不远了。聂姓联谊会是聂姓儿女在以个地方组织形式、他没有级别、他只有服务,没有尊卑,服务团队人员要尊重每一个聂姓同胞,和正在为聂族事业精心筹划与工作的人。更不能因事相互诽谤。

  我们今天正在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业,因此要深入调查研究,广泛联谊,了解聂族的历史、聂族的文化,发扬光大聂族精神。二届大会的召开,我们的任务已明了,各省宗亲联谊会加强团结,相互沟通,为实现我们强盛的聂族梦而努力。我们的任务是艰巨的,目标是明确的,责任是历史赋予的、我们必须用百倍的努力去实现。
聂心爱
 2016 03.08  

 
 
 
已有905人阅读

通谱工程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