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1阅读
  • 0回复

心中的那条小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盛夏,到华北明珠白洋淀观赏荷花,船儿驶向河心,河流有声,绿影澄碧,风儿扇着翅膀从疏疏密密芦苇丛中拂拂而来,吹皱一河流水,那粼粼波纹,推动一片睡莲徐徐摇曳,洁白如玉的荷花瓣上流动着晶莹露珠,使人不由自主感受到唐诗宋词里那古典优雅的意境,我心灵洋溢着一种似醉似幻的柔情。不禁想起小时侯我家屋后那条小河,就是当年的护城河,有三十来米宽,一米多深,静静的卧在我家屋后,日日夜夜地流淌,她不像山涧小溪淙淙歌唱,也不像长江海流波涛滚滚,只是无声无息缓缓流动,在阳光下粼粼闪光,小河两旁稀疏有几棵柳树在河面随风飞舞,吹皱的柳影时聚时散使人醉情油然。我常常爬在窗口,凝视着微微碧波神思遐想,问妈妈,小河是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惊奇,天那样高,不会摔伤吗?妈妈说,是下雨时顺着千万条雨丝爬下来的。我问,我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是小河把你送到咱家来的。那时,我明白了我还有一个妈妈,就是小河。是的,小河日日夜夜用她那淳朴热情的微笑、和蔼的脸庞面对着我们,用她那源源不断的乳汁滋养着泥土的芳菲,感触着大地的心跳,哺育着五谷稻香,收获着人们的希望。
  “吹面不寒扬柳风”,炎热的夏天,小河成了人们欢快的乐园,那些男孩子们早已按捺不住,一个个脱的精光“扑通、扑通”钻进水里,撩拨河水,嬉戏打闹。生怕有丝毫闪失、担心孩子被淹的父母,不知多少回刮出他们胳膊上的白道,屁股上得到一顿象征性的“五指搧红”,可转眼间男孩子们早把父母的恐吓丢得烟消云散,噼哩啪啦又跳进水中打闹;我们女孩子们则站在清澈透底的河边,捡石子过家家,时而有一两条小鱼亲昵腿脚,时而拿着捡到的河蚌、河螺、地梨向父母炫耀;那些妇女们借着洗衣的机会,嬉戏窃耳私语着与丈夫的私房话;那身披七彩衣的野鸭,与洁白如雪或身着道袍的禽鸭和睦相处,拨起一洼清水,抖着双翅曲颈扯着大合唱,构成一副多么迷人的蓝天、绿水、群鸭“戏水图”。小河任我们在她怀里撒娇,那拨水声,那笑语声,伴随着河水流动的潺潺声,奏出生活和谐美妙的乐章。小河滋润了我的童年,滋润了我的天真,滋润了我的欢快,滋润了我的憧憬。
  一条舢板渔船带来了我人生美好的祈盼,成为我至今无法实现的惆怅,使我懂得了不现实的渴望就是奢望。渔夫告诉我,顺着这条小河可以到达另一个美妙的地方——白洋淀,那里有望不到边的水面,茂绿的芦苇,好看的荷花;有一支打得鬼子闻风破胆、神出鬼没的雁翎队。那时起,我多少次梦中笑醒,去了那渴望的地方,陶醉“水泊扁舟通万里”,芦苇抚荷采莲子。
  然而,那年,小河以她那博大的胸怀,无私的品格,崇高的道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保卫天津,龙门水库被炸开,立刻小河被肆虐洪魔强占,浑浑浊浊铺天盖地冲塌房屋,淹毁庄稼,卷走牲畜,吞噬生命,使我第一次看到了什么是惊愕,什么是恐惧,什么是灾难,什么是毁灭。
快速回复
限1000000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