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亲王受骗破财记

作者:宗亲会 原创作者:佚名 来源:信息来源 2011-04-03 11:00
文章摘要
慈禧之六 庆亲王受骗破财记    [编者按] 在《瞿鸿禨与岑春煊》一文中,曾提到监察御史蒋式瑆于光绪三十年(1904年)十二月因奏参奕劻以当国亲王而私存巨款于英商汇丰银行一案落职,斥回原衙门行走。实际上是蒋式瑆与人联手,骗了庆亲王奕劻一笔巨款。台湾作家高阳所著的历史小说《慈禧全传》叙述了这个故事。本文节录于该历史小说,冠之以“庆亲王受骗破财记”。 就在简派练兵处各项差使的上谕明发的第二天,日本公使内田康哉谒见奕劻,秘密告知,日俄为了朝鲜与东三省的利害冲突,谈判已将决裂,日本已开始备战。内田表示,日本对俄国的扩张,极力阻遏,亦是为了中国的安全。因此,一旦日俄开战,日本希望中国中立。接着,驻日公使杨枢亦有电报,说日本外相约见杨枢,所谈内容与内田所告,完全相同。奕劻大为焦急,倒不是怕日俄两国在中国领土上开火,百姓大受池鱼之殃,而是怕他这两年积聚起来的私财不保。    奕劻的贪名,早就传布在外,自从掌枢以后,越发无所忌惮。除了每个月由北洋公所送三万两银子供家用以外,另外还有公然需索的门包,三种名目,每个门包总计要七十二两银子。王府的下人,从“门政大爷”到灶下婢,只管膳宿,不给工钱,全由门包中提出一半来均分,另外一半“归公”。凡是外官进京,京官外放,都要谒见,每日其门如市。加上谒见官员当面呈递的红包,一共积成六十万两银子,分存在日本正金银行及华俄道胜银行。日俄一开仗,军费浩繁,自然是提银行的存款来用,奕劻担心的是存款会吃倒帐。    “不如提出来,改存别家外国银行。”那桐向他献议,“外国银行以英国汇丰银行的资格最老,存在汇丰,万无一失。”    奕劻深以为然。派人去打听,月息仅得二厘,但保本为上,还是分别由正金、道胜将六十万两银子提了出来,扫数转存汇丰。    这笔买卖是汇丰银行的买办王竹轩经的手。王竹轩是八大胡同的阔客,常时遇见“微服”看花的载振,“振贝子”、“振大爷”叫得非常亲热。而载振见了他,却总有股酸溜溜的滋味,因为王竹轩不但多金,而且仪表俊伟,能言善道,所以八大胡同的红姑娘,没有一个不奉承“王四爷”的,那怕是当朝一品,父子煊赫的“振贝子”,亦不能不相形见绌。    这天是在陕西巷的风云小班,无意邂逅,王竹轩由于刚作了庆王府一笔买卖,格外巴结,迎上前去,陪笑招呼,寒暄地说一句:“衙门封印了?”    载振因为汇丰的存款,月息只得二厘,心里认定是王竹轩捣的鬼,因而斜着眼看他,冷冷地问道:“封印怎么样?”    王竹轩一听口风不妙,赶紧又陪笑答说:“封印了,振贝子可以多玩玩了!”    “你管得着吗?哼!”载振冷笑着,重重将袖子一甩,往里便走。    他招呼的姑娘,是凤云小班的第一红人,花名萃芳,占了班子里最好的三间房子,中间堂屋,东首是卧室,西首是客座,载振每次来都是进东屋。倘或放下门帘,便知有客,在西屋暂坐,等班子里设法将客人移到别处,腾出空屋来再挪过去。这天东屋也放着门帘,载振气恼之下,脚步又快,自己一揭门帘,就往里闯,这在妓院里是犯了大忌。里面的客人勃然大怒,正待发作,认出是载振,强自克制,未出恶声,但脸色是不会好看的。    载振自知闹了笑话,掉身退了出来,到西屋落座。班子里知道出了纰漏,鸨母、老妈子都拥了来献殷勤,说好话,一面设法腾屋子。载振正在生气,扬着脸不理,好半天只问得一声:“人呢?”    这是指萃芳。她跟恩客刚腻过好一会,云鬓不整,脂粉多残,必得重新修饰一番,方能见人。而那面的恩客亦在生气,少不得还要好言抚慰。这一来,耽搁的工夫就大了。    好不容易把她催了来,鸨母、老妈子才得松一口气,使个眼色,相约而退,让萃芳一个人在屋子里敷衍。    “干吗呀?生这么大气!”萃芳一只手搭在载振肩上,就在大腿上坐了下去。    “东屋的小子是谁?”    “管他是谁?不理他,不就完了。”    “奇怪!”载振问道:“你干吗护着他?”    “谁护着他了?我一个人的振大爷,你吃的那门子飞醋?”    “哼!”载振将她的脸扳过来细看,“刚梳的头,胭脂也是新抹的。你干什么来着了?”    萃芳脸一红,故意虎起脸掩饰窘态,“是怎么啦?那儿惹了不痛快,到这里来发作?”她挤一挤眼睛,抽出一条手绢儿擤鼻子。    载振不作声,只是冷笑。萃芳有点心虚,不敢再做作,但局面僵着,不是回事,想一想,觉得应该有所解释。    “是王四爷的一个朋友,不能不敷衍……。”    一语未毕,载振打断他的话问:“那一个王四爷?”    “不就是汇丰银行的买办王四爷?”    不说还好,一说让载振每一个毛孔都冒火,出手就将萃芳推得倒在地上,跺着脚骂:“你这个死不要脸的臭娘们!是那个王八羔子的朋友,你就不能不敷衍,为什么?好下贱的东西,白疼了你!”    说完,一把将萃芳抓起来,另一只手便待刷她一个嘴巴,然而毕竟不忍,一松手又让萃芳摔个跟头。    出得屋去,余怒未息,偏偏王竹轩在另一屋子里张宴作乐,金樽檀板,翠绕竹围,好不热闹,载振看得眼都红了。    “这个丧尽天良,吃里扒外的汉奸,王八蛋!”载振吼道:    “给我揍!”    载振每次出来,都带着王府的护卫,多则头二十,少亦七八个,个个都是喜欢惹是生非的。听得这一声,立刻便有人大吼:“姓王的王八蛋,你滚出来!”    这个护卫能“票”黑头,正官调的嗓子,这一吼声震房瓦,却如晴天一个霹雳,房子里的宾主,相顾失色,姑娘们更有吓得发抖的,纷纷夺门而逃。    王竹轩见此光景,只得挺身而出,踉跄而前,伛偻着腰,陪笑说道:“振贝子……。”    “你懂规矩不懂?”仍然是那个护卫暴喝:“跪下!”    王竹轩无奈,只得双膝一屈,跪倒在地,另有一个戴花翎的护卫,立即大声叱斥他的同事:“你们还等什么?要等大爷自己动手吗?”    于是护卫一拥而上,拳足交加,将王竹轩狠揍了一顿,然后一阵风似的,拥着载振走了。    这时,才有人敢上来扶起王竹轩,但见眼青鼻肿,满嘴是血,染得白狐皮袍上一片鲜红。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有个客人顿一顿足说:“到都察院去告他一状。”    “没有用!”王竹轩摇摇头,倒在椅子上闭目不语,泪水却不断地往下流。    班子里自然惶恐万分。载振与王竹轩今后可能都不会再来了,一下子去了两大阔客,何能不急?眼前唯有尽力抚慰王竹轩,却又怕载振万一去而复回,发现班子里如此巴结王竹轩,一怒之下会砸窑子。因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有些心神不定,尽围着王竹轩说些安慰解劝的话,却没有一个人说是应该让他躺下来休息,请个伤科大夫来看一看。    就这乱糟糟的当儿,有人在外面喊:“坊里的老爷来了,坊里的老爷来了。”    原来京师地面,归巡城御史管理,共分东、南、西、北、中五城,每年就监察御史中开单奏请简派,满汉各一。巡城御史之下,设兵马司正副指挥及吏目各一人,每城二坊,由副指挥及吏目分管,等于地保头儿,当地百姓都称之为“坊里老爷”。    八大胡同在宣武门外,归南城御史管辖,来的这个“坊里老爷”,是个未入流的吏目,但南城繁华,五城各有特色,所谓“中城子女玉帛,东城布麻丝粟,南城商贾行旅,西城衣冠文物,北城奸盗邪淫。”南城的“商贾行旅”,都须仰仗“坊里老爷”保护,少不得按月有所孝敬,所以南城的吏目是个肥缺,戴一顶皮暖帽,金光闪亮的一颗顶子,倒也神气得很。    不过见了王竹轩,却似矮了一截,那吏目哈着腰惊讶地问:“怎么回事?王四爷!”    “是振贝子的人?”那吏目原是听说载振手下在这里闹事才赶了来的,不想挨揍的是王竹轩,只好安慰地说:“算了,算了!你老跟振贝子是好朋友,必是多喝了几杯酒,开玩笑动了真气。这算不得什么!”他回身大声问道:“王四爷的车呢?赶快套车,我送王四爷回府。”    王竹轩家就住在东交民巷,送到了少不得有个红包作谢礼,王竹轩还有话:“烦你回去给蒋都老爷带个信,几时得闲,请他过来一趟。”    这“蒋都老爷”便是巡视南城的广东道监察御史蒋式瑆。此人字性甫,直隶玉田人,光绪十八年壬辰的翰林,跟王竹轩是好朋友。一得消息,当夜便来探视伤势。    “下手这么重!”蒋式瑆很难过的说:“四哥,你在我的地段吃这么一个亏,我心里实在不好过。”    “性甫!”王竹轩直呼其字,“我一点都不怪你,你亦无须引咎。现在的商部尚书,又是贝子,又是军机领班的大少爷,谁能碰得过他?”    “话虽如此……。”    “不,不!”王竹轩摇着手说:“咱们别提这一段儿了。性甫,这个年过得去吧?”    一提到这话,蒋式瑆就上了心事,再想了想老实答说:    “总得二百两银子,才能把要帐的敷衍过去。”    “这个数目好办。”王竹轩说:“我们行里存款多了,‘呆帐’也水涨船高了,我再放笔款给你,不要你自己出面,将来也不必还。我打在‘呆帐’里好了。”    “那可是,四哥,”蒋式瑆喜逐颜开地搓搓手,“你真算是救了我一命。”    “我知道你的情形。没有上万银子,在嫂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王竹轩说:“性甫,你最好求上天保佑,日本跟俄国快打起来!”    “这是怎么说?”蒋式瑆问:“四哥,你这话可透着太玄了。”    “不错!很玄的一档子事,天机不可泄漏,你先搁在肚子里,一个字也别吐露。千万!千万!”    看他说得如此郑重,蒋式瑆自是谨志不忘,只天天从宫门抄及新闻纸上去注意日俄的战事。原来俄国对中国所提的七条要求,自从由联芳透露给内田康哉,内田贿托奕劻坚拒以来,局势的发展,对俄国非常不利,美国首先提出抗议,日英两国亦采取了同样的步骤。同时联名照会中国,以“勿为俄国所胁”相劝。奕劻认为有三国撑腰,对俄不妨强硬。拒绝七要求的照会送交俄国公使馆,内田随即派人将正金银行“庆记”存户的印鉴送了来。    其实俄国的对华政策,有缓进急进两派。主张缓进的一派包括威德、拉姆斯杜夫,以及陆军大臣克鲁巴特金等人,都曾公开表示意见,说明不宜急进的缘故,所以这一派称为公开派。    相对的一派即是主张急进的秘密派,由俄皇尼古拉二世亲自领导,在七条要求被拒之后,突然颁发诏敕,任命远东军司令阿莱克塞夫为“远东大总督”,职权与“高加索大总督”相仿。这等于明白宣告,中国的东三省,已成俄国属地。    这种狂妄蛮横的态度,当然会激起各国公愤。日本则以利害关系重大,径自向俄国提出所谓“满洲事件”的交涉,希望“划定两国于远东各自之特殊利益”。    日俄交涉自盛夏至初冬,几度提出对案,彼此都未能为对方所接受。中国亦曾照会俄国撤兵,等于无形中给了日本助力。因此,日本政府的态度,更为强硬。十二月二十日,日本外务大臣小村,电令驻俄公使,向俄国提出最后通牒,东乡平八郎所率领的联合舰队,随即开始行动,在韩国仁川、东三省的旅顺对俄国军舰有所攻击。到了十二月二十五,两国同日下诏宣战。    消息传布,各国纷纷宣告中立,中国亦复如此。不过日俄打仗,而以中国领土为战场,连头脑比较清楚的瞿鸿玑,都不知如何保持中立?至于奕劻,则是暗自庆幸,亏得见机得早,将存款转入英国汇丰银行,不管日俄孰胜孰败,这笔财产是必可保全的了。    一过了年,光绪三十年正月初六,俄国任命陆军大臣克鲁巴特金为满洲军机总司令,这表示缀进派支持急进派,两国要大打了。正月初九,日本在旅顺口凿沉了几条船,作为封锁旅顺港的手段,真所谓“破釜沉舟”,已非决一死战不可!                      ※               ※                 ※    伤势痊愈,王竹轩在元宵那天第一次出门,第一家要到的,就是庆王府。向奕劻父子磕头拜年,重赏下人。    过了两天,专诚发贴子,请载振吃春酒,快啖豪饮,尽释前嫌,反倒是载振,不无歉然之意。只是略一提到那个“误会”,便为王竹轩乱以他语。看起来竟是真的一小芥蒂。    王竹轩看看时机成熟了,将蒋式瑆请了来,置酒密谈:    “性甫,”他问:“你记得我去年说过的话?”    “当然记得!”蒋式瑆说,“昨儿我看报纸,俄国已经占了奉天,日本在旅顺口又沉了好几条船,越打越热闹了。”    “是的!”王竹轩说,“‘庆记’有笔款子,本来分存正金跟道胜,就为日俄开战,提出来转存汇丰。那时候我不敢告诉你,为的是第一,不知道庆记会不会变主意。照现在看,存在汇丰不会动了。”    蒋式瑆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何用意,只点点头问:“第二呢?”    “第二,那时候我跟载振刚有‘过节’,不便动他的手。现在,”王竹轩说:“可以了!”    “可以什么?”    “你想不想弄二、三十万银子花花?”    “四哥……。”蒋式瑆只觉得心跳气喘,一再在心里对自己说:把心定下来,把心定下来!    “我知道你的情形,以前爱莫能助,如今可确定有把握,能让尊阃对阁下另眼相看了。”    这话却真的说到了蒋式瑆心坎深处,原来他有一段难言之隐。续弦娶了王家的一位老小姐,陪嫁的首饰与现款,约莫有一万两银子。这个数目,在豪富之家算不了什么,而在穷京官眼中,就很了不起了。蒋式瑆自觉是发了一笔财,散漫花钱,毫不在乎。曾几何时,现款消竭,便变卖太太的首饰,不上三年工夫,搞得捉襟见肘,而已摆出来的场面,一下子又收不回拢。为此,夫妇反目,很大吵了几场。当然,说起来是蒋式瑆理屈,只好随太太又哭又骂,悄没声地避之大吉。    现在听王竹轩的话,决非开玩笑,心里在想,别说二、三十万,只要有三、五万银子,那怕把官丢了都值。因而站起身来,一躬到地,口中说道:“四哥,我知道你是财神爷,必能挽救我的穷!想来其中总还有个说法,若有所命,无不遵办。”    “言重!言重!你请坐了,我们从长计议。”    “是!”蒋式瑆拉一拉椅子,靠近了王竹轩。    “性甫,我不知道你胆够不够大,若是够大,事情就好办了。”    “当然!只要事情好办,我的胆子就够大。”    “胆子大得如何地步?敢不敢参庆记?”王竹轩逼视着他问。    “敢!”蒋式瑆毫不迟疑的回答,接着又问:“是谁想参他?”    “是你自己,你参了庆记,就有二三十万银子进帐。”    “有这样的事?”蒋式瑆说:“果真如此,莫说参庆记,就参老太后我也干。”    “好了,好了!莫说题外之话。性甫,你过来,听我说。”    两人脑袋并在一起,王竹轩用低得仅仅只有对方听得见的声音,授以奇计,蒋式瑆心领神会,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浓得化不开了。    听完,蒋式瑆不作声,收敛笑容,凝神细思,好一会才开口,“四哥,”他说:“这件事措词要巧,不然,就会‘淹’掉!那一来,白费心机。”    “也不能算白费心机。事情不成,你的名气响了。所谓‘直声振天下’以后怕不扶摇直上?”    “对!非利即名,两样总要占一样,我回去就办。”                      ※               ※                 ※    机会很巧,恰有一个极好的题目,可以做那篇参劾庆王奕劻的文章。    户部在筹设银行,官商合办,资本定为四百万两银子,由户部筹一半,另一半招商入股,月给利息六厘,已经奉旨核准。但商人的反应甚为冷淡,因为咸丰年间发行过钞票,戊戌政变以前又办过昭信股票,结果信用并不昭著。白花花,沉甸甸的现银,换几张花花绿绿的废纸,未免太冤!所以“招商入股”,困难万分。户部尚书鹿传霖,为了号召起见,表示自己首先要入股,以为倡导,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至今还没有人入股。    蒋式瑆就以此事发凡,道是“中国历来情形,官商本相隔阂。自咸丰年间举行钞票,近年举办昭信股票,鲜克有终,未能取信于天下,商民愈涉疑惧,一闻官办,动辄蹙额,视为畏途。户部堂官尚能悉心筹划,尚书鹿传霖向众宣言,拟首先入股,以为之倡。而外间票号议论,仍复徘徊观望,不肯踊跃争先。鹿传霖平日于操守二字,尚知讲求,即令将廉俸所入,悉以充公,为数亦复有限。”    对鹿传霖略捧数语,作为转折的张本,接下来,笔锋立刻就扫到奕劻:“臣风闻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俄、日宣战消息已通,庆亲王奕劻知华俄银行与日本正金银行之不足恃,乃将私产一百十二万金,送往东交民巷英商汇丰银行存放。该银行明其来意,多方刁难,数回往返,始允收存,月息仅给二厘。鬼鬼祟祟,情殊可悯。”    第三段便是对奕劻的大张挞伐:“该亲王自简授军机大臣以来,细大不捐,门庭如市。上年九月间经臣具折奏参在案,无如该亲王曾不自返,但嘱外官来谒,一律免见,聊以掩一时之耳目,而仍不改其故常。是以伊子起居饮食,车马衣服,异常挥霍不计外,尚能储此巨款。万一我皇上赫然震怒,严诘其何所自来?臣固知该亲王必浃背汗流,莫能置对。准诸圣天子刑赏之大权,责以报效赎罪,或没入赃罚库,以惩贪墨,亦不为过。”    果然是如此要求,就要慈禧太后为难了!不是彻查严办,就是留中不发,即所谓“淹”掉。而以目前奕劻的帘眷来说,慈禧太后多半会将奕劻召来骂一顿了事。因此,蒋式瑆必须为奕劻作一开脱,亦即是自我转圜,这篇文章做出来才有用。这就见得机会巧,措词才能妙了。他说:“圣朝宽仁厚泽,谊笃懿亲,若必为此已甚之举,亦非臣子所愿闻也。应请于召见该亲王时,命将此款由汇丰银行提出,拨交官立银行入股,俾成本易集,可迅速开办。而月息二厘之款,遽增为六厘,于该亲王私产,亦大有利益,将使天下商民闻之,必众口一辞曰‘庆亲王尚肯入此巨款,吾侪小人,何所疑惧?’行见争先恐后,踊跃从事,可以不日观其成矣!”    御史上折,名为“封奏”,直达御前,皇帝看过,不作任何表示,原件用黄匣子装了,送呈慈禧太后。    由于蒋式瑆听了王竹轩的教导,有意将存款数字加了一倍,慈禧太后不觉动容,特意将皇帝找来,问他的意见。    “这蒋式瑆说话,好象很在情理上头。不过,要不要办,还是请皇额娘作主。”    “当然要办!不办,岂不是认定奕劻贪污,而我是包庇他了。”慈禧太后又说:“奕劻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现款,存在洋人的银行里,那可太不对了!”    于是召见军机时,当面将折子交了下去,庆王一看,脸都吓黄了,趴下来碰了两个响头,口说:“请皇太后、皇上彻查。”    “奕劻!”慈禧太后问道:“你到底有款子存在汇丰没有?”    “没有!”奕劻斩钉截铁地说。    “没有最好!”慈禧太后欣慰地,“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我要派人查。”    “是!”奕劻又碰个头,“奴才请旨,暂且回避。”    “也好!”    等奕劻退出殿去,君臣商议派谁彻查。瞿鸿玑回奏:“向例查核此类案子,应请旨特简亲贵办理。不过,汇丰银行是洋商所办,以天满贵胄,跟洋商去打交道,倘或礼数不周,语言不和,有伤国体,臣以为此案应属例外,请旨派大臣彻查好了。”    “说得是!”慈禧太后略想一想,“清锐是少不了的,再要一个,我想,就是鹿传霖去吧!”    “是!”鹿传霖答应着。    于是,即刻拟旨,在照录蒋式瑆的原奏以后,“上谕军机大臣等,蒋式瑆奏,官立银行请饬亲贵大臣入股,以资表率一折,据称汇丰银行庆亲王奕劻有存放私款等语,着派清锐、鹿传霖带同该御史,即日前往该行确查具奏。”    这清锐是左都御史,接到上谕,立刻去拜会鹿传霖,商量确查的步骤。    “上谕上说即日,自然今天就去,又说‘带同该御史’,这蒋都老爷是贵属,请老兄传谕,等他一来,马上就走。”    “是,是!”    清锐答应着,立刻派人将蒋式瑆找了来,少不得先有几句话问。    王公大臣对翰詹科道,向来很客气,清锐虽然是督察院的堂官,亦不敢以部属视蒋式瑆,相对而坐,口称“性翁”。    “性翁这个折子中所叙的情节,不知道何所据而云然?”    “自然有根的,这一层,请大人放心好了。”    “是的,请教性翁,”清锐又问,“不知是听谁所说?”    “这,”蒋式瑆歉意地笑笑,“可就不必奉告了。”    “好!你不肯说,我亦无法。想来性翁总已经查证确实,内情如何,不妨谈谈,也省了我们许多事。”    “内情即如折子中所叙,所知如此,据实奏闻。至于真相究竟如何,我辈闻风言事,无从细究。”蒋式瑆说,“这正也是两位大人所要费心的!”    最后一句话是个软钉子,清锐被堵得哑口无言,于是鹿传霖接下去盘诘。    “性翁的风骨,钦佩之至。不过庆邸到底在当国,中外观瞻所系,未可造次。性翁如果确知有其事,我们自然要查,倘或模糊影响,冒昧行事,涉于张皇,新闻纸上一登,也是件有伤朝廷尊严的事!”    鹿传霖赋性刚愎,但这几句话却说得在情理上,蒋式瑆想了一下答道:“是的!据悉,确有其事。”    “好!”鹿传霖对清锐说道:“那就无须再问了。请蒋都老爷陪我们去一趟!”他又转脸问蒋式瑆:“如何?”    上谕上明白指示,“带领该御史前往”,蒋式瑆自然毫不迟疑回答:“理当追随。”    于是,两乘轿子一辆车,到了东交民巷,其时不过下午两点钟,但汇丰银行的铁门已经拉起来了。由玻璃窗中望进去,只有两名工役在擦洗吊灯,再无第三个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鹿传霖大声问说。    一问才知道这天是礼拜。不独汇丰银行,所有洋人经营的行号,一律休息。扑个空自然扫兴,但也无法,打道回府,明天再来。    其实庆王奕劻,已派人在暗中窥探,见此光景,飞报到府。愁眉不展的奕劻,为之精神一振。他当然知道这天礼拜,汇丰银行不开门,但怕清锐、鹿传霖两人,皇命在身,不敢延误,非要见行中司事不可,则一品大员之尊,洋人亦会另眼相看,特为破例接待。如今看清、鹿二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不觉大喜,一迭连声地:“快找大爷!”    等把载振找了来,父子俩闭门密谈,奕劻认为有此半天,尽来得及弥缝,嘱咐载振赶紧去找王竹轩,提款销帐,要做得不落痕迹。    “这当然要他大大出一番力。”奕劻说道:“你告诉他,这几个月的利息,不要了,送他作为酬劳。事情办妥了,我以后自然照应他。”    载振应着匆匆而去,心里想到年前的一个“过节”,怕王竹轩乘机报复,有意刁难,那便怎么处?    为此,载振去找王竹轩以前,先去请教那桐。他是所谓“庆记公司”的主要人物,休戚相关,自然要象办自己的事那样尽心。定神想了一会,他毅然决然地:“不要紧,大不了多花几吊银子。你把他约到我这里来,我来跟他说。”    那桐亦是汇丰银行的大客户,由他出面,王竹轩必可就范,所以载振兴冲冲地亲自登门去访王竹轩。    “回振贝子的话,”门上请个安说,“敝上昨天礼拜六,上天津看朋友去了。”    “上天津了?”载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回来?”    “这可没有准儿了。”门上赔着笑说:“后天是‘外国清明’,银行封关,敝上又请了一天假,大概总得后天晚上才会到家。”    “那可不行!”等说出来,载振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才发觉话不应该这么说,便把焦急的神色收一收问道:“你家主人,天津住在那儿?”    “本来有一处小公馆,去年年底收了。大概是住在朋友家。”    “叫什么?”    “不是盐院吴老爷家,就是紫竹林杨家。”    “你把两家的地址都写下来。”    “是!”门上如言照办。    载振更不怠慢,一面派得力家人到天津按址去找王竹轩,一面发电报给袁世凯,略言其事,特别叮嘱,务必将王竹轩找到,连夜用专车送回京来。    到得晚饭以后,袁世凯就来了复电,说吴、杨两家均未见王竹轩的踪迹,目前已派出多人分头寻访,一有消息立即电知。    于是载振告知奕劻,父子两人,绕室徬徨,派专人守在电报局等信。午夜时分,袁世凯来了第二个电报,说王竹轩的行踪已经访查到了。    电报上说,本来王竹轩是到天津去访友的,只为在火车上遇见两个来自上海的外国朋友坚邀同游北戴河,所以在天津一下车,便转往北戴河。刻已派人追了下去,尽快接送进京。    算一算路程,再快也得第二天下午才能见着面。奕劻父子俩将那桐请了来,出示电报,提出一条缀兵之计。    “琴轩,”奕劻说道:“只争一天!想法子能让清秋圃、鹿滋轩晚天去查,事情就不要紧!”    “就是这一天不容易!”那桐答说:“王爷请想,奉旨查办事件,闻命即行,去了,人家礼拜关门,及至礼拜一开了门,却又不去,简直就是孔子拜阳货,不透着邪吗?再说,清秋圃、鹿滋轩也不是有担当的人,倘或驳了回来,王爷的面子往那搁?”    话是有理,但奕劻却不肯死心。“照你这么说,就让他们给全抖了出来?”他问。    “那倒也不尽然,照我看,他们去怕也不会有结果,洋人的规矩,公家不能干预私事,未见得肯把帐拿出来。”    “果真如此,倒也无所谓了。”“多半会如此!”那桐又放低声音说:“王爷别自己乱了步骤,一动不如一静。听说蒋某人跟王竹轩走得很近,说不定就是姓王的口不紧,无意中泄漏了底细,才给王爷惹的麻烦。如今只有等姓王的回来再说。至于清、鹿二人那里,等他们去了再说,反正就查明白了,也不会马上复奏,还有法子好想。就怕自己沉不住气,一着走错,把局面弄拧了,可难挽回。”    “说得也是!”奕劻深深点头,“果然是姓王的闯的祸,他更得想法子,把这个漏子补起来。”  果然,鹿传霖跟清锐早就约好了,而且当面告知蒋式瑆,第二天一早在都察院会面,等他见了两官一下来,立即到汇丰银行查案。    依旧是两轿一车,前后护拥,到了东交民巷。少不得还要投帖,坐在轿子里的鹿传霖,在等着汇丰银行的洋人出迎,结果出来一个中年人,走到轿前随随便便问道:“两位大人,要见我们的洋管事希礼尔先生?”    “对了!我跟清大人是奉旨来查案的。”    “喔,请吧!”那中年人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买办,姓杨。”    于是两位一品大员在银行门前下了轿,被引入客室,已有一个洋人在等着,走上来伸手相握,然后摆一摆手,表示让坐。    杨买办亦老实不客气,坐在宾主中间,介绍了双方的姓名,希礼尔问:“他们来做什么?”    等杨买办将话翻译过去,鹿传霖答说:“我们奉到上谕,彻查庆亲王奕劻的存款。请你们把存户名册拿出来看看。”    恰如那桐所料,希礼尔一口拒绝:“存户的名册,照定章不准公开的。”    “不看名册亦不要紧。”鹿传霖很快的让步,“只告诉我们,庆亲王在你们这里有多少存款?”    “什么人在本行存款,照定章亦是不能宣布的。”    这一下,鹿传霖有些生气了,但不敢发作,“那么,”他问:“你们跟庆亲王有没有往来?”    这一次希礼尔的回答很清楚:“根本没有见过这位亲王。”话说不下去了,鹿传霖问清锐:“秋翁,你有话问没有?”    “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那么,蒋都老爷你呢?”    “我奉旨跟两位大人一起来,上谕上并没有准我发问。”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话说?”    “是!”    “好!那就走吧。”    此一行也,比前一天扑个空还要没趣,只好回到都察院,商量复奏。    “只有据实陈奏。”清锐答说:“洋人不讲理,上头也知道,不会怪咱们查得欠精细。”    “据实陈奏!不错,据实陈奏。”鹿传霖说:“就请老兄这样主稿吧!”    于是清锐找人拟了一个奏稿:“本月初二承准军机大臣交到谕旨,御史蒋式瑆奏,官立银行请饬亲贵大臣入股,以资表率一折,据称汇丰银行庆亲王奕劻有存放私款等语,着派清锐、鹿传霖带同该御史,即日前往该银行确查具奏,钦此。遵即到署,传知御史蒋式瑆,一同前往汇丰银行,适值是日礼拜,该行无人。复于初三日再往,会晤该行管事洋人希礼尔及买办杨绍渥,先借考查银行章程为词,徐询汇兑、存款各事,迨问至中国官场有无向该行存款生息?彼答以银行向规,何人存款,不准告人。复以与庆亲王有无往来,彼答以庆亲王则未见过。询其帐目,则谓华洋字各一份,从不准以示人。诘之该御史所陈何据?则称得之传闻,言官例准风闻言事,是以不揣冒昧上陈。谨将确查情形,据实缮折复奏。”    名为“确查”,其实皆为片面之词,但“答以庆亲王则未见过”这句话,很有力量,暗含着人尚未见过,何来存款之意在内。折子上呈,折底早有巴结奕劻的人,抄送到府。奕劻一看,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只待王竹轩一到,便好提款,改存别家银行。    蒋式瑆当然也知道了复奏的内容。冷笑着说:“这叫什么确查?完全是为庆王开脱。将来不出事则已,一出事看这两位大员,吃不了兜着走!”    “何为出事?”有人问说。    “将来查出来庆王确有汇丰存款,那该怎么说?如果此刻复奏上‘谨将确查情形’这一句,改为‘谨将未能确查各缘由,据实复奏。’庶几近之。照现在说法,将来查有存款实据,清、鹿两公不是欺罔,就是包庇,其罪不轻。”    这些话传入奕劻耳中,暗暗心惊,因此等王竹轩一到,奕劻命载振告诉他,要做到两件事,一是提款,二是销帐,务必不露任何痕迹。    王竹轩满口答应着去了,第二天回复:“洋人的意思,提款即不能销帐,销帐即不能提款。两者择一,特来请示。”    “提款不销帐,这话说得通,销帐不提款,怎么行?帐都销了,存款在那里?”    “喔,这是我没有说清楚。”王竹轩歉意地笑一笑,“洋人的意思,尊款改个户名,仍旧存在汇丰,至少存三个月。至于‘庆记’的户名,保险销得一无痕迹。”    “那行!你看改个什么户名呢?”    “悉听尊意。”    载振想了一下说:“用‘安记’好了。”    “是!这手续我去办。”王竹轩说:“请振贝子把庆记的存折跟图章给我。”    到得第二天,王竹轩送来一本“安记”的新存折,是二个月的定息存款,另外两枚图章,一枚“庆记”,一枚是他代刻的“安记”。    一场风波,轻易渡过,存款分文无损,更觉痛快的是,批复清锐、鹿传霖复奏的上谕,斥责了蒋式瑆一顿,说“言官奏参事件,自应据实直陈,何得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臆陈奏,况情事重大,名节攸关,岂容任意污蔑?该御史着回原衙门行走,姑示薄惩。”    蒋式瑆是由翰林院编修“开访”,考选而得的御史。“回原衙门行走”,即是仍回翰林院去当编修,实际上等于降调。在奕劻父子看,实在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因而很见王竹轩的情。    王竹轩却是逊谢不遑,跟载振走得更近。这样过了两个月,忽然到庆王府辞行,说是调回上海了。谆谆相约,如果载振因公南下,务必到上海稍作盘桓,容他好好做个东道。处得好好地,忽然热辣辣地要分手,载振心里倒难过了两三天。    及至存款三月期满,奕劻一天想到了,觉得还是提出来,放在手头为妙。于是派了一名亲信侍卫名叫哈石山的,持了存折图章去提款,结果空手而回,满脸沮丧。    “怎么回事?”    “款子叫人提走了。”    奕劻大惊亦大惑,“怎么会呢?”他说:“你别是走错了地方了吧?”    “没错儿!不就挨着德国使馆的那家银行吗?”    “嗯!他们怎么说?”    “说存折已经挂失了,另外发了新折子。这个折子不作数。”    “不作数?”载振大为困惑,那么图章呢?”    “图章换过了。这个,也不管用了。”    “谁换的?”    “那,那,没有问。”    “不用问,大爷!”有个很懂银行规矩的帐房插嘴说道:    “是受了骗了,是王竹轩干的好事。”    照此帐房的推论,王竹轩要动手脚毫不费事,关键是将“庆记”的存折与图章交了给人,也就等于将六十万两银子双手奉上,伏请笑纳。至于“安记”的存折与印鉴,最初是真的,但王竹轩既然存心不良,可以预先钤印在两份空白书表上,一份用来挂失,申请发给新折,一份申请更改印鉴。这一来,存在王府的存折及“安记”那枚印鉴,便成了废物了。    怪不得王竹轩会调到上海,原是早就筹划好的步骤。怪来怪去只怪当初,一顿脾气发掉了六十万银子,只好认吃哑巴亏。    但奕劻却没有他儿子看得开,又因为是哑巴亏,一口气闷在心里发泄不得,更觉难受。整天拉长了脸,什么高兴有趣的事,亦不能使他破颜一笑。    心境与奕劻相反的是蒋式瑆,从王竹轩那里分到二十万银子,虽较原定各半之约,少了三分之一,亦已心满意足,半夜里从梦中都会笑醒。当然,有了钱不妨敞开来花,反正他发过妻财,排场远胜过“借京债”度日的,所以阔一点,也不容易看得出来。    这是蒋式瑆自己的想法,别人看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新盖一座住宅,光是那一带水磨砖砌的围墙,气派即不下于王府。在京里当翰林,又是放了广东的考官,四川的学差,还能发财吗?在这个疑问之下一打听,奕劻父子大上其当的真相,以及蒋式瑆夫妇之间的诟谇,便都掀出来了。    于是,有一天清晨,蒋家的下人,发现围墙下挤满了人,走去一看,水磨大砖上写着鲜红的十六个大字,是一副对仗工稳的对联:“辞却柏台,衣无懈豸;安居华屋,家有牝鸡。”也不知是用的什么特制的洋漆,怎么样擦洗亦无法消退。于是蒋式瑆的脸也拉长了。    ------------------  黄金书屋 整理校对   
已有1385人阅读

文化经贸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