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孝章、俞扬和控告温哈熊

作者:宗亲会 原创作者:佚名 来源:信息来源 2011-04-02 23:11
文章摘要
蒋经国长女 蒋孝章控告前联勤总司令 温哈熊诽谤(原载 2001年6月4日 世界日报)【本报台北讯】蒋故总统经国先生的长女蒋孝章和她的夫婿俞扬和因认为前联勤总司令温哈熊在一本回忆录中,涉嫌诽谤他们和俞扬和的父亲、前国防部长俞大维,已於上月廿八日委托律师王清峰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自诉。法院完成分案後,将在七月传两造开庭审理。据悉,温哈熊四年多前接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访问,完成三、四十万字的口述历史纪录。其中第二百六十二页有一段记载:“孝章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子,但是因为生长在他们那样的家庭里,有谁敢去和她约会呢?所以她一直很寂寞、孤独。中学毕业以後,她被送到美国念书,当时俞大维先生住在毛邦初以前的房子里,孝章就寄住在他们家,而俞大维的儿子俞扬和当时已经结了婚,而且还有孩子,他居然还去引诱人家闺女,把人家肚子给弄大了,问题当然就来了。据说,俞大维先生後来居然跪下来求他媳妇,要她成全他们俞家,和俞扬和离婚。俞先生在他自己的传记里,把自己写得像个圣人一样,其实他有的地方确实不错,但有的地方却简直令人不敢苟同,像他求媳妇那段就没有写在他的传记里。其实我也不大原谅孝章,我觉得她妈妈现在这种情况,她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回来,也该多回来陪陪妈妈,反正她的儿子也已经长大了。经国先生最喜欢的孩子就是孝章,但她就是不回来,其实经国先生对俞扬和的态度,也是人之常情。”这本“温哈熊先生访问纪录”,於一九九七年出版,在台湾坊间书店都能买到,而蒋孝章是於今年二月才看到,她对前段文字十分愤怒,乃写信给温哈熊,要求在台北各大报登报道歉及更正该书内容,但温交代女婿、立法委员丁守中带口信给蒋予以婉拒。蒋、俞二人决定诉诸於法,告温哈熊两条罪名:妨害名誉及诽谤死者罪。 报导指出,蒋孝章嫁予俞扬和时,温哈熊正任蒋经国办公室主任,经国先生对这段婚姻的不满和痛苦,温都看在眼里。 温哈熊在知悉蒋孝章和俞扬和告他後,并未公开说明,只透过亲近人土表示,他有许多一手资料可佐证“俞扬和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在蒋孝章舆俞扬和方面,也在自诉状中提供许多证据,反驳温的说法,供法官审理时参考。 王清峰透露,蒋孝章说俞扬和之前虽然曾有两次婚姻,但都是在认识她之前;而且他们相恋之後,虽然陆续有许多传言,但经国先生早在他们婚前就已见过俞扬和,当时便接纳了这个女婿,经国先生更对当时外界风风雨雨的传言表示很惊讶。 蒋孝章也出示证据,证实当年她和长兄孝文同赴美西求学,从未在美东的俞家住过,而且俞扬和在与她相识前,已和第二任妻子离婚;俞、蒋二人於一九六O年八月结婚,隔年五月生下儿子俞祖声,刚好九个月;岂是温哈熊所说的“已婚的男人引诱人家闺女,还弄大了人家肚子?” 蒋俞更措辞强烈地说:“被告(指温哈熊)为经国先生後生晚辈,但今却无中生有,以尖酸刻薄之言语文字,让外界误以为俞扬和为不忠於婚姻,引诱经国先生之闺女成孕,奉子成婚之男子;蒋孝章则是不守贞洁妇道,破坏他人家庭之第三者。把一桩美好的爱情与婚姻,描述得极为不堪。” 至於温哈熊宣称俞大维曾向媳妇一跪,更让俞扬和与蒋孝章气愤难平,他们在自诉状中表示,俞大维一生国家至上,忘身报国,大公无私,获颁过无数最高勋章,生前更从不愿出版任何自传;温哈熊却无中生有,诬称其向媳妇下跪,真是情何以堪,让俞大维一生之令誉被破坏殆尽。 对提到蒋孝章不愿回台看她妈妈蒋方良女士一事,蒋孝章最近五年因检查出癌症,二年前动过大手术,身体不适远行,这一点她说已获得她母亲方良女士及蒋夫人宋美龄女土的谅解,不需要其他人来谅解。 王清峰说,俞、蒋夫妇极介意温哈熊向中研院近史所的口述历史丛书做此陈述。自诉状中说:“被告一生服务军旅,参赞机要,与闻国事……在军事与社会上具有相当地位,受中研院之邀进行口述历史,有相当之公信力……口述历史重要性不亚於文献档案,故言当有据,此当为被告明知。……再者被告亦当知出版者中研院近史所乃台湾最高学术机构……其出版之丛书,其公信力与影响力非一般报章杂志可言,若有不实,对当事人之名誉必产生相当之破坏力。”
已有3227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