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树聂公庙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喻腊生 2023-12-22 15:26
樟树聂公庙也称聂公祠,是为纪念三国时期开拓海南的东吴名将聂友所建。 聂公者, 聂友是也。 樟树聂友射鹿塑像(图片来自网络) ..
樟树聂公庙也称聂公祠,是为纪念三国时期开拓海南的东吴名将聂友所建。 聂公者, 聂友是也。
         
樟树聂友射鹿塑像(图片来自网络)
 
 
据《历代汉族聂姓主要名人录》记载:聂友,所处时代:三国时期吴国; 家乡籍贯: 豫章郡 (今江西省樟树市) ;主要事迹:曾任吴国郁林太守。
聂友, 201?-253 年(一说是汉献帝初平四年即公元 193 年癸酉七月初六日生;吴文帝太元辛未即公元252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殁) ,字文悌,豫章郡(今江西省樟树市)人,有口才,善骑射。年轻时担任县吏,豫章郡功曹。吴赤乌四年(公元 241 年),大将军诸葛恪推荐聂友为珠崖大守、诏赠征南大将、丹阳大守。建兴二年春,诸葛恪征发20万人伐魏,在新城大败而归。同年十月孙峻和吴主孙亮设计诱杀诸葛恪,并灭其三族。诸葛恪被诛后, 孙峻怕手握重兵的聂友起反心,调任聂友到遥远的交州担任郁林太守。聂友忧愤病发离世,年仅52岁。
 
 
传说,聂友有次在樟树封溪射鹿时,发现一只白鹿。当他开弓射去,一箭中的后,走近一看,却发现射中的是一棵樟树。当地人认为这棵樟树是妖,便用刀砍树,没想到,这樟树不但砍后自动愈合,而且还会流血。于是他就把樟树锯成两块木板,拉回家沉入池塘中。此后只要木板浮出水面,聂友家里总会有吉祥喜庆的事情发生。聂友甚奇,遂将樟板夹护其船。 有次船行遇风,他船皆沉没,唯独聂友的船安然无事,船民无不诧异。 此船为聂友后来平定儋耳(海南)诸岛立下赫赫战功。
 
 
聂友率众修堤坝,封溪射白鹿,蛇溪斩蛟龙, 除害伐樟,平息水患,为民造福,功昭日月,百姓念其仁政,于是把清江镇改名为樟树镇 ,别称鹿江,蛇溪也由此成名 ,当地还在封溪修建了一座聂公庙来纪念他。据《川塘聂坊族谱序》载:"友(聂友)仕吴为丹阳太守,神明正直,国赖以康, 东晋朝晋文帝追封为‘英明惠烈王’" ,南宋庆元年间(公元 1196年),在江西樟树镇建祠祀之(详见雍正九年修《江西通志 ·坛庙》,其中记载有:清江镇 (即樟树镇)的聂公庙“在清江镇,宋庆元中建, 祀丹阳太守聂友”。但封溪聂公庙的存在惜  无实物的记载和资料的佐证,今人所谓樟树聂公庙一般是指二码头义渡渡口之聂公庙。笔者疑此庙有两种可能: 一系此庙原建于封溪一带, 后来清末民初异地所建,因为直到清康熙三 十一年朱彝尊还在封溪造访了聂公庙, 足见两庙俱实,存世只是前后时间不同而已(朱彝尊 造访一事详见下文)。二是“封溪”即为樟树。据《搜神后记》称:“今新淦北二十里余,曰封溪,有聂友截梓树板,涛牂柯处”, 其意似指樟树,由此可推两处实为一处,只不过是 异代不同名耳——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且留待学者日后考证,此处暂且存疑。
 
 
撇开封溪聂公庙暂且不谈,樟树境内流传下来的聂公庙有两处:其一即是樟树聂公庙即二码头聂公庙 ,此庙旁边还设有聂公墓。它们位于樟树镇北濒江原义渡渡口处(即二码头),是块临水宝地,那里曾经驻有水警队。听老人说,当时在樟树城区聂公庙一带,有数十家年画作坊卖画,可热闹了,如今在附近的大码头建有聂友射鹿雕塑(见上图) ;其二为松湖聂公庙,位于大桥街道松湖村。
 
 
康熙三十一年(1692)十月前后,被誉为“清词三大家”之一的朱彝尊经常山、玉山、南昌,逆赣江而上至赣州,途经樟树时曾有《封溪聂侯庙 》诗云:
“返照封溪上,
停桡思惘然。
地传白鹿渚,
人记赤乌年。
萧鼓迎神曲,
帆樯送客船。
谁令戎马日,
万里入南天。 ”
 
樟树聂公庙为砖木结构,庙门直对赣江,意在佑护江面来往木排船只。 据网友回忆,原庙内有菩萨百余尊,逢古历节日, 商人和居民来此朝拜。抗日战争时期,南昌来的“难民”居此避难至 1949 年。1954 年修赣江拦洪墙拆街时,樟树镇北濒江义渡口处的聂公墓及其庙俱废,唯大桥松湖的聂公庙得已幸存。
 
 
松湖聂公庙,同樟树镇北濒江义渡口处聂公庙一样也始建于南宋庆元年间(公元1196年),原址在松湖村附近的高山上,后因历史的变迁,于清朝同治三年(1855 年,孟秋月)兴迁至村中(见证现保存在重建时发现的“聂公庙”原梁和“聂公庙”金字牌匾),民国三年(公元 1914 年)因庙破损,改建成新庙,并在老庙前立一对石狮(现石狮仍保留并刻有当时年号)。新中国成立后,鉴于历史原因,庙宇曾办过学校。“文革”期间,聂公等众菩萨遭毁,庙也随之改建成大队拖拉机站、卫生所等。改革开放后的1984 年,为解决群众“卖粮难”又将其翻修成“仓库” 。“宗教信仰”政策得到贯彻后,开始重雕聂公等众菩萨,聂公庙得以恢复。2008年一场罕见的冰雪灾害将“聂公庙”压垮,松湖人和周边群众决定重建“聂公庙” ,随即自愿捐款达十五万余元。至2008 年八月初一,一座仿原宫殿式砖木结构的新聂公庙在旧址上正式竣工。新聂公庙占地308平方米,正殿采用八大木柱仿宋结构, 以重现原庙的古建风范,正殿供奉聂友、药王、关公、天王、师娘、福主、许真君等二十二佛像。庙内设膳房,外有万历戏台和娱乐活动场地,每年正月二十六日、八月初一日各举办一次松湖聂公庙庙会, 每次庙会时间 3 天。 聂友的儿子师道、师德被现在的多支聂族后裔奉为一世祖,他的子孙开枝散叶遍及中华大地和欧美及东南亚各国。 2018年12月16日, 全国聂氏代表首次莅临樟树松湖聂公庙祭祖,族人说中华聂氏超半数是鹿江聂友后裔,可见其人脉之盛。
 
 

松湖聂公庙(图片来自网络)
 
 
聂公庙薪火相传 800 余年,绝非只是地方感恩、宗族祭祀那样简单。这是一种民间崇拜, 可以称其为“聂公崇拜”。它起于宋,盛于清, 流行于江西赣江流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
 
 
聂公庙是该流域随处可见的神祠。正如《南州旧闻》所言:“今滨江所祀者皆聂氏神,楚中亦然”。有《竹枝词》云:
聂公祠里去焚香,
演戏标名半女郎。
合掌低头含笑诉,
听来都愿早从良。
又云:
荒祠三尺倚荆丛,
社庙传云老聂公。
日暮团围摇扇立,
看人点将野田中。
 
 
九江鄱阳湖畔的吴城聂公庙是赣江流域众多聂公庙中最负盛名者。它是吴城的一处始建于明末清初的名胜古迹,也是吴城香火最旺的庙宇。坊间一致传说这是樟树人带来的。与别  处不同的是,自20世纪20年代以后,吴城聂公庙的一个明显变化是聂公神由一尊变为三尊,即由庙中原供聂友一尊神像, 变为供有聂三(聂友)、聂四、聂九三尊神像,  且镇民们 认定“聂三最大” ,所以其神位居中。吴城聂公庙采用的是“三重进”建筑形制,其内部左有观音堂,右为福主菩萨。正殿的对面为戏台,戏台两边各立有一尊神像。庙门口还有马房, 内有一匹白马塑像。聂公庙占地面积有几百平方米,抗战胜利以后的吴城水警队几个班的士兵就借住在庙里,这与樟树聂公庙周围也有水警队的情况倒是不谋而合的。吴城聂公庙毁于1968 年,重建于1992年12月30日, 系由吴城镇聂公庙缆厂二村的民众筹资 4000元后, 在镇西南角原址上动工重建的。此事备受吴城 4000 余镇民的关注,因为它是 20 世纪 60年代中期全镇拆毁所有残存旧庙之后,吴城第一个重建的神庙。
 
 
樟树和吴城都是江西古代的四大名镇之一,而两地正是地扼赣江中、下游,首尾联控排 运出长江的重要结点,也是两个 集中加固所有出江木排提高其抗风浪能力必须经过的重要基地。我在赣拖 215号轮船上担任水手时曾闯过吴城至老爷庙水域,那里风浪之大、漩涡之险令人咋舌,我至今还谈之色变,心有余悸,难怪船民排工视之为“死亡大三角” ,其求神 拜佛保平安迫切之心别于旁人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 其实,仔细考察之后我们不难发现,聂公庙流行的区域正是众多的水上流动人群的存在之地。这就是著名的樟树至吴城的赣江黄金水道。吴城聂公庙的影响在历史长河中与日俱增的原因,就是以其周围地方(即所谓“济川坊”)与水运有关的人群力量的增强为重要基础的。其中,聂公庙与排业还有一种十分值得探讨的渊源关系:江西木商中势力最大蜚声海内的一帮是“临清帮”(即临江府清江帮),而“临 清帮”正是以临江府清江县籍木商和排工为主而得名的。是临江府治至清江县治(县治樟树镇)之间广阔区域,成就了聂公崇拜的辉煌 ,而其本身则成为了聂公崇拜的不二发源地。有理由推想吴城及赣江下游的聂公崇拜,有史以来就是随着“临清帮”商人从事排运等商贸活动而扩散流布的。而吴城聂公庙之所以建于济川坊这片集中停排的地段,肯定是事出有因,绝非偶然。那就是:聂公神最初可能为济川坊与排业相关的一批民众(如扎排工,缆场一带的居民及附近的妓女)所奉祀,在此阶段聂公神也许仅有社神的性质,后来随着排业在吴城商运中的地位日趋重要,聂公终于在清未民初逐渐成为吴城全镇的主神,其影响力之大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当然,解放之前聂公庙的功能除了作为祭祀场所之外,水运人家以自己的神庙作为聚会 议事地点也是不足为奇的。
 
 
吴城聂公庙(图片来自网络)
 
 
流行于清未民初时期赣江流域的聂公崇拜现象及 20 世纪90 年代聂公庙的重建兴起,绝非仅仅是一种宗族祭祀现象,而且是一种发端于樟树,流传于赣鄱,影响于整个水运行业的  精神崇拜,是樟树享誉于江湖的一张重要名片, 其中木排业的发展对聂公崇拜的形成和影响  的扩大具有重要的意义。随着研究的深入,近来人们对于聂公崇拜现象的探讨开始重视,厦门大学历史文献研究中心于 2019 年 7 月 26 日首页刊发了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江西  省历史学会副会长、秘书长梁洪生先生《传统商镇主神祟拜的嬗变及其意义转换一一江西吴城镇聂公崇拜的研究》一文(原载郑振满、陈春声主编《民间信仰与社会空间》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3年,第222 一262页),可谓捷足先登。樟树是聂公崇拜的发源地,加大聂公崇 拜的研究力度责无旁贷,任重道远。古庙重修,千载香烟袅袅;新祠再造,万民福泽昭昭。
 
 
如今,松湖聂公庙已经初具规模, 吴城聂公庙更是闻名遐迩,樟树聂公庙的光复之日亦当不远,不知聂公崇拜的全面深入研究更待何时?沐浴在誉家洲落日的余辉之中,我禁不住浮想联翩,遂步陆游原韵低吟了一首《诉衷情 ●樟树聂公祠》以寄此怀:
东南逐鹿射彭侯。
功业震神州。
当时香火蔽日,
遗泽胜新裘。     
天 会 老。
树 常 秋。
世 如 流。
而今江畔,
难觅公祠,
只问芳洲。
二〇二三年十月二日
 
已有528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