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移民聂氏“八公”之说辩

作者:聂其兵 原创作者:聂忠秀 2018-12-12 10:23
山西移民聂氏“八公”之说辩 我得到这份资料已经有十一年了,当时我将他发表在中华聂网上,得到了热心家族事务的族人注意,也汇聚了一 ..
 山西移民聂氏“八公”之说辩

        我得到这份资料已经有十一年了,当时我将他发表在中华聂网上,得到了热心家族事务的族人注意,也汇聚了一批八公的后人;随后,找寻八公(当时被称为“一叔八公”)裔脉、收拢八公家族后人的工作,在河南展开。2013年随着河南聂氏联谊会的成立,这份工作就被列入河南联谊会的要务,设立和指定专人负责此项工作!然而,不幸的是提供资料的获嘉段岩村聂继岭公离世,这项工作的资料也仅仅是书面上的这一点!虽然掌握更多资料的継岭先生离开我们,他没来得及深入介绍更多的信息和资料,使得下一步工作困难重重;但是,令人高兴的是获嘉段岩村聂绪杰宗亲担起了这份重任,自己单枪匹马,驾车外出调查八公后裔!在历时三个月,驱车三千多公里的经历下,逐一寻访已知的八公后裔居住地!初步汇拢了八公的后裔族群,发表了《聂氏迁民史》一文,还是可以告慰継岭先生之灵的;查访河南聂氏的山西移民的概况和群落,以及八公后裔的集聚工作得以顺利地进行!能够取得今天的成果,绪杰宗亲功不可没!
        尽管我们义无反顾的查找八公后裔和研究山西迁往河南聂氏移民的迁徙史,但是有一个疑问一直存在我脑海中——八公怎么是九人呢?在聂继岭先生提供的资料中,说的是“明初聂氏从山西迁往河南八公者系叔侄九人(山西迁出地址不清)”,我在与継岭先生通话时,他也是说的是八公;为什么后来传递的却是“一叔八公”呢?这都是我的一念之差造成的!我认为在河南传说的“八公”既然是九人,那么就不能排除叔父聂俊祥公,也就耍了个小聪明添上叔父不就全面反映迁民的面貌吗!擅自加上了“一叔”二字,于是出现了流传至今的就是河南聂氏山西移民的“一叔八公”新说法!现在看来,这个说法是错误的!正确的说法还是“八公”!
        当初与聂继岭老先生的数次通话中触及到了八公问题,主要的就是:朱洪武的移民政策中有不许同姓人家居住在一个地方的规定,但是継岭的资料中“七侄聂珂”和“八侄聂述”是居住在一个地方的;这个问题継岭先生也没能给我一个确切的说法,本想能找到継岭先生摘录的山西大槐树杂志,但是,没能知道这份杂志的确切刊名和发行单位,洪洞地方也没查找到,一直无法见到这本杂志的真面貌;也就无从得知资料来源的始作俑者。由于后来我被疾病缠身,加上自己家族的事物,顾及不了河南聂氏的迁移史研究,只好推给别人,一切就都被耽误下来;所以,接到绪杰宗亲告诉,継岭先生去世的消息,为自己的怠慢深深的后悔!却没能及时与河南各地“八公”后裔联系和研究探讨,我的一切疑问和探知就此停顿下来。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托祖宗的福,我的身体日渐好转,丢掉了多年的拐棍,又能到处寻亲访友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解释一切的机会终于来临;前段时间,我得到了一本周口编辑出版的《聂中子墓志铭》!是扶沟聂氏八世祖聂斯来公(公行二,以伯、中、季计,为中子)的墓志铭,随即,我将它转送给周口奇伟宗亲,毕竟这是记述奇伟宗亲的先祖的珍贵资料啊;而奇伟宗亲竟然特意跑来见我!奇伟宗亲为我提供了扶沟聂氏有关记载!扶沟始祖八公聂 讳述,而七公名字失讳,但赫然记录,“始祖七公,初居董村,后迁许岗,传至世祖,讳珂 字鸣玉,成化庚子科举人……升山东莱州通判”。七公后人、世祖聂珂、成化庚子科举人,说明了聂珂是七公的后裔!这有力地纠正了早先资料记载的讹误!所谓“七公聂珂”,实际上是“七公(名字失讳)”的后裔!但是,因七公和八公是亲兄弟,且都住在扶沟一处,后聂珂迁出扶沟,就将兄弟俩算成一处。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河南聂氏人员见面时询问“在不在八公”族群中的话语中,就已经包括了叔父聂俊祥公;所以他们不询问遇见的聂姓人士“在不在一叔八公”,而简单地询问“在八公吗”。因继岭先生已作古,我们无法得到其《关于始祖查攷概况》一文的始作俑者是谁!也就无法得知始作俑者将聂珂列入八公之内的依据是什么!
        虽然这一切也需要理清,当前的问题却是要恢复历史本来面目;“八公”者,概括了叔父聂俊祥和其侄儿聂处、聂尧、聂杓、聂赐贤、聂孟、聂靖和聂述兄弟俩!而聂继岭先生的资料中明确地提及“明初聂氏从山西迁往河南八公者系叔侄九人(山西迁出地址不清)”!所以,我想当然的“一叔八公”之说应寿终正寝,恢复八公本来面貌!请研究聂氏家族史和聂氏族人迁徙史的专家、族人等在表述河南聂氏迁徙史等问题时摒弃“一叔八公”之说,恢复到“八公”的正确说法上来。
聂忠秀 2018年11月5日于郑州


 
 
 
已有700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