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聂族打破“富不过三”魔咒的启示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聂斐斌 2017-08-20 21:52
衡山聂族打破“富不过三”魔咒的启示聂斐斌 “富不过三代”是数千年来多个家族未能跨越的“鸿沟”,但在改革开放前的270余年岁月中,湖南 ..
衡山聂族打破“富不过三”魔咒的启示
聂斐斌


    “富不过三代”是数千年来多个家族未能跨越的“鸿沟”,但在改革开放前的270余年岁月中,湖南南岳衡山县城的前山房聂族却跳出了这一“魔咒”的束缚。
       前山之聂发源于江西樟树市大桥乡的“荆林聂族”,正式定居衡山的是康熙初年的聂继模公,字乐山,至今已历“继先肇敏、有缉其光、崇本敦实”12世,而前10世确实达到了“集政治文章于一门之盛,湘南右族无与伦比”的空前繁荣。
       诸如:聂继模是康熙年间精通儒学、行善积德的名老中医,他所著教子的《诫子书》被雍正王朝定为宫廷阿哥、格格们的必修课文;子聂先焘是乾隆朝陕西镇安县令,人家三年清知府能赚十万雪花银,他为推动百姓养蚕、建粮仓等民生项目最后欠一屁股债,后来的县令把县志改名《聂志》以记之,改革开放后的陕西省委书记下基层知他事迹后把镇安列为“全省廉政教育基地”;先焘子聂肇基、肇奎也是举人、进士,肇奎更教子有方,所生七子全是功成名就的翰林学士,嘉庆皇帝曾赠匾《兄弟翰林》、道光帝也继送匾《七子登科》;第五代聂亦峰(聂光永会长的曾祖父)是曾国藩同科进士,曾任广东高州知府,也因为官清廉公正、为民卒命,被当地百姓建“聂庙”祭奠。后来,江泽民总书记正是到“聂庙”参观,一出来便有感而发提出了“三个代表”,至今被奉成全党的“指导思想”……聂亦峰次子聂缉椝(字仲芳)更是跻身封疆大吏,历任兴办民族工业的洋务运动主要负责人、浙江安徽两省巡抚、兵部侍郎即国防副部长,另据该谱记载,缉字辈为清朝五品道台及以上官阶的有好几人。聂缉椝夫人曾纪芬是曾国藩满女,所生其字辈6子,德配的夫人都是左宗棠、李鸿章等的侯门之后,其字辈除出了首任中国银行行长、广西省长、台湾交通部长外,最显赫的当属聂其杰(字云台)、聂其焜(字璐生),他们通过最先引进西方的机械在上海和湖南大办纺织纱厂,使生产力呈现了跳跃式发展,高峰时期的产值比重占到了中国工业的76%。
       当时的聂家大环境真正的“爽”,民国初期聂家的青年一代留学生一大堆、穿着是比中国社会早了60多年的坤士洋装、所娶孙媳妇都是上海的名门或名角。真正的“往来皆鸿儒”,如聂云台的顾问张骞是袁世凯大总统的老师、聂家有自己的蓝球队代表国家全球参赛、后来成为“红色资本家家族”的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祖父最先是聂家“恒丰纱厂”的学徒。女人也不等闲,聂其璧是青年宋美龄崇拜并追随的偶象,她的丈夫周仁是江泽民主席老师后升上海交大校长,早几年家里还挂着“总书记为师母推轮椅”的照片……聂云台还乐善好施,甲戍年有4万多人的双厚聂族干旱,他从上海按人头寄每人1块光洋救灾;李维汉、聂荣臻等青年学子赴法留学,也都得到过聂家捐款……
      与一般“土豪式”富商不同的是,聂云台等继承了先辈基因,有着极强的“匹夫未敢忘忧国”的浓烈家国情怀。因不满蒋介石推行独裁统治,他在上海发起“国是会议”,公然推出了新的国家《宪法》;为发展生产力,他不仅通过引进纺织机械结束中国数千年的手工织布历史,而且还自行移植、消化、改进西方技术办起了中国自己的纺织机械制造厂,特别是为了培养中国自己的纺织技工,他还联合后来出任新中国副总理的黄炎培,办起了中国首座“技工学校”,开起了中国的职业教育序幕。早几年,黄的后人就是凭借这一合作,成功组建了“黄炎培职教思想研究会”……
     其字辈之后,有聂光堉任湖南省政协常委、纺织高工;聂光坡任联合国核能和平利用委员会主席;聂光垣曾主政大庆油田并成为广东石油化工的奠基人;聂光永立志统一全球聂姓;聂光旭除倡议海南建省外,其结合“北纬30度”现象,提出建设荷兰经北非、埃及、伊郎、巴印由中南半岛入境南宁的亚非欧大铁路,屡受中央高层称赞,最终圆梦习大大的“一带一路”宏图。
     崇字辈除知名画家、故宫博物院高工外,还有中国液压学权威聂崇嘉、今日女报副社长聂朝霞、法新社高级记者聂崇钊等专业人才。本字辈有南京林业大学党委书记聂影,以及创作了长沙五一广场、黄兴路步行街、湘阴左宗棠像、耒阳张飞像等一批经典雕塑的湖南省著名雕塑家聂仕华……
       衡山之聂为什么“长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是不是祖坟风水使然?不敢妄议!但是,从唯物主义角度审视,乃有三条经验促成了结果的必然。一是《诫子书》的教化,催生了后人崇尚做官,做清官。据说,当年是彭玉麟在衡阳训练水军,聂缉椝来报名从军,恰与巡查新兵的彭相遇,稍作交流,彭知其祖籍衡山便要他背诵《诫子书》,结果一字不漏还能阐释深意,彭大喜录用,后不断提携并向曾国藩保媒。二是“不留钱给子孙”,有时间的朋友百度《保富法》,就能领悟其真谛。三是最关键的,那就是建设家族,营造文化,改造后辈。这突出的是建了祠堂及“集贤”等书院,拨有专门的教育经费即“公学”资金,营造了浓厚的“读书做官”文化氛围,为方便以“榜上有名”方式鼓励成才还专门兴建了文庙(在老县委大院内)。在此基础上的一项关键制度是:父母在外为官或经商,小孩只准在身边带到6岁,而后一律送衡山老家祠堂,与族中同龄叔侄兄弟同学、同住、同吃、同劳动,此举因亲临民间疾苦,直接培育了后辈的群体意识、大局观念,促使珍爱生活,为日后成为国家栋梁奠定了人格基础。诚然,聂焘子肇奎、肇奎子七敏、铣敏子有豫亦峰、亦峰子缉矩缉椝等,没有一人的少年时光是呆在父亲任上的“温室”里长大,而且都是从衡山老家求学,然后考取功名……
       人们常说“断奶的孩子更健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哲理发人深省!今天的衡山前山房族人,显赫者虽有但已不如过去密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已没有过去的个性特色,现在家族组织没有了,儿辈与千万个家庭一样,也开始守在父母身边享受“娇生惯养”……
       衡山之聂还能持续辉煌否?值得中华之聂族、中国的家族文化研究者推敲;基于加强和创新家族管理最能促进“德治”和社会管理,更希望新生代政治家们——后来治任要深思!!!
已有947人阅读

通谱工程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