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80阅读
  • 8回复

将军聂凤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5-11
— 本帖被 宗亲法律部 从 聂胞风貌 移动到本区(2013-05-07) —

将军聂凤智


  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相貌平平。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将军凡与人见面,辄面露丝丝微笑,慈眉善目,亲切可人,若弥勒佛状。   
  凡访聂凤智将军者,无论高官贵人,或普通百姓,将军均来者不拒,热情接待。1986年10月24日,余与同事刘东耕至南京市上海路82号访将军,将军闻门铃,即召见。夫人何鸣欲阻,将军曰:“人家敢按门铃,必有急事,岂能不见。”其时,将军已患肺癌,正发烧挂吊针。见余,仍面露微笑,侃侃而谈,若无事状。
  将军患肺癌后,人若问之何病,将军必面带微笑,朗声应答:“癌症,不治之症。”故张爱萍将军于北京三零一医院探望将军后曰:“老聂死不了,精神好得很!”
  聂凤智将军言,战争年代某夜,部队行军。忽闻“啪嗒”声响,作战科长刘岩从马背摔落。将军急上前搀扶,刘岩无言,将军大惊,继闻“呼噜呼噜”声起,方释然。
  每次战前,聂凤智将军喜化装侦察,必亲睹当面之敌情,始放心。将军或农夫,或雇工,或小贩,或灾民,扮谁像谁,无有差错者,盖将军相貌平平也。将军任师长、军长后,仍乐此不疲。济南战役前,聂凤智将军任纵队司令,仍率侦察科长,扮为拾粪农夫,数次近城下,于国军岗哨前拾粪。
  何鸣告余:1940年元旦,延安。聂凤智与何鸣结婚,抗大校长罗瑞卿主持婚礼,婚礼酒席为十桌粉丝烧豆腐。
  又曰,1940年冬,何鸣于行军途中生产,聂凤智将军端水持剪,作“接生婆”,一女婴于枪炮声中降生。次日,驻地被日军包围,聂凤智将军指挥部队突围。何鸣将女婴疏散老乡家,匆忙中未问老乡姓名,女孩从此不知下落。
  又曰,1946年11月,聂凤智将军患阑尾炎,住院开刀。术后次日,许世友将军来坐,沉默良久,不发一言。将军知有难言之事,追问之。许世友告之,灵山久攻不下,死了不少人。聂凤智将军抚伤而起,以一丈多长之绸布,扎紧刀口,跃马挎枪,急赴前线。灵山大捷后,许告聂曰:“你继续住院吧。”将军解绸布视之,刀口已愈合。
  1948年8月,山东曲阜。华野众将领云集,研讨发起济南战役。其时,中央精神为,“整个战役争取一个月左右打完,但是必须准备打两个月至三个月。”时任华野九纵司令员的聂凤智将军则不以为然,口出狂言:“15天到20天就可以把济南拿下。”众将军窃笑,郭化若特捧茶至将军前,曰:“聂老兄高见,敬你一杯!”众将军纷纷应和:“聂老兄高见!高见!”聂凤智将军毫无愧色,仍据事论理,侃侃而谈。史载,1948年9月16日至24日,我军激战八天八夜,即克济南。
  1948年9月中旬,我军发起济南战役,分东线集团和西线集团。东线由九纵司令员聂凤智指挥,西线由十纵司令员宋时轮指挥。兵团命令西线集团为主攻,东线集团为助攻。聂凤智将军下达命令时,大笔一挥,改“助攻”为“主攻”。各师师长纷纷来电询问,有否弄错?将军断然曰:“没有错,九纵什么时候打过助攻?”故此,九纵官兵士气大振,一举攻克济南东门。事后,将军曰:“‘助攻’改‘主攻’,一不要增人,二不要添枪,一字之变,变的是精神状态。”当是时,一被俘济南守军高级将领问将军:“贵军攻城主力,置于哪一边?”将军笑答:“两边都是主力。”
  1949年4月20日夜,时任二十七军军长的聂凤智将军率部横渡长江,直取南岸。是日夜,明月当空,云开雾散,江面风平浪静,千舟争渡。上岸,将军诗兴勃发,拟电文向毛泽东、党中央报告:“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二十七军之第一梯队为百万渡江大军最先到达江南之部队。
  渡江战役后,聂凤智将军率二十七军从繁昌出发,下南陵,克宣城,取广德,战吴兴,行军日超百里,八百里追歼,无往而不胜。
解放上海,二十七军受命攻打百老汇大厦,聂凤智将军根据上级指示,下令只准用轻武器,不准用火炮和炸药。故部队攻击失利,牺牲惨重。军党委扩大会上,有人怒问聂凤智将军:“军长到底爱什么?是爱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还是爱无产阶级战士的生命?”是耶?非耶?功耶?罪耶?
  刘昌义,国民党五十一军军长。汤恩伯逃离上海时,命其为“凇沪警备副司令”,坚守上海。刘昌义见大势已去,前来与聂凤智谈判,唯担忧陈毅态度。聂凤智将军急中生智,嘱政治部主任用萝卜刻成陈毅“关防大印”。谈判时,将军当场向刘昌义宣读陈毅命令,刘昌义连连点头,表示“谨领”。
  孙子曰:“预则立,不预则废。”聂凤智将军指挥作战常有先见之明,其决策往往先于上级命令。淮海战役中,聂凤智将军率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奉命赴徐州阻击邱、李、孙三个兵团。将军发觉敌开始西撤,急令部队追击,一个纵队直插敌三个兵团间,与敌并驾齐驱,金戈交错。途中,方接华野“西追”命令。渡江战役后,将军率二十七军进军上海。途中休息,将军展地图,见前面有一大铁桥,名大东滨,纵贯南北,直通上海。即下令,不准休息,继续前进,迅速占据大东滨铁桥。夺桥战斗打响后,总部命令才到:命令二十七军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大东滨铁桥。
  建国初期,聂凤智将军率部卫戍上海。某日,将军逛街,至淮海路,见一教授于路旁出让《鲁迅全集》。将军上前闲聊。教授见将军海阔天空,无所不知,觉穷途遇知音,遂将《鲁迅全集》送将军。将军如获至宝,保存至今。
  聂凤智将军烟瘾极大。抗美援朝指挥空战,每日抽四至五盒中华烟,一支紧接一支,故只须一根火柴也。
  1958年9月24日,蒋介石出动100余架飞机,进犯大陆。聂凤智将军于指挥所持话筒指挥,将军命路桥、衢州、连城、惠阳等飞机出动,由于各地距离不同,到晋江时间不同,呈层层包围之态势。敌不知内情,以为是共军之新战法,急撤退。美国《航空》杂志特登文章,介绍聂凤智的“口袋战术”。为此,彭德怀元帅打电话询之聂凤智,将军老老实实答曰:“歪打正着。”彭总感慨系之:“若是其他人,早就吹上天了。”将军时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有人言,聂凤智将军“只抗上,不抗下”,是“带肉的骨头,食之有味,咽之鲠喉。”某日,聂凤智将军至武汉开会。期间,刘亚楼、吴法宪约大家见林彪,聂凤智称病避之。某日,聂凤智将军至广州开会,刘亚楼、吴法宪又约大家去看林彪,将军曰:“见了林总,怕出洋相。”又避之。某日,聂凤智将军至长春开会,会议结束,刘亚楼通知再留一日,曰林彪接见,聂凤智将军借口“前线紧张”,又避之。将军与林彪无隙,然不媚不亲,心中坦然也。
  1965年10月,叶群、吴法宪至江苏太仓搞“四清”,林彪亦至苏州疗养。空四军政委江腾蛟,逢周日即去苏州、太仓,请客送礼,忙得不亦乐乎,部队工作则不闻不问。聂凤智将军闻之,大怒,当面责问江腾蛟:“你是空四军政委,还是招待所所长?”
  聂凤智将军言,1965年某日,林彪召见其与余立金,由江腾蛟通知引领。其时,将军为南空司令,余立金为南空政委,而江腾蛟为南空空四军政委。一司令一政委竟由下属引领见林彪。怪哉!
  聂凤智将军言,1967年某日,许世友将军于无锡召见聂凤智、陶勇。许世友曰:“现在造反派到处抓你们,你们跟我一起上大别山。”聂、陶均未同意,许世友不悦。聂凤智将军被打倒后,许世友将军逢人便言:“聂凤智这个人就是不听我的话,逞英雄,逞英雄,逞什么英雄?最后还不是成了狗熊了!”
  聂凤智将军言,“文革”中将军被打倒后,批斗时打落8个门牙,下放广西某空军农场劳改,曾日挑水200担。
  1973年4月,聂凤智将军患重症,生命垂危。周恩来总理闻讯,嘱叶剑英挂帅组织抢救事宜。4月2日,将军进空军总医院手术室抢救。抢救持续24小时,其间将军数次断气,均被救活。医生切气管,割小腹,去胃囊,共开六刀,抢救过程险象环生,惊心动魄。该手术室为玻璃房,四周有看台。其时,空军于文革中受冲击的十位将军均到场,有上将刘震,中将成钧、常乾坤、曹里怀、徐深吉、吴富善等。     
  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相貌平平。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将军凡与人见面,辄面露丝丝微笑,慈眉善目,亲切可人,若弥勒佛状。 
  凡访聂凤智将军者,无论高官贵人,或普通百姓,将军均来者不拒,热情接待。1986年10月24日,余与同事刘东耕至南京市上海路82号访将军,将军闻门铃,即召见。夫人何鸣欲阻,将军曰:“人家敢按门铃,必有急事,岂能不见。”其时,将军已患肺癌,正发烧挂吊针。见余,仍面露微笑,侃侃而谈,若无事状。
  将军患肺癌后,人若问之何病,将军必面带微笑,朗声应答:“癌症,不治之症。”故张爱萍将军于北京三零一医院探望将军后曰:“老聂死不了,精神好得很!”
  聂凤智将军言,战争年代某夜,部队行军。忽闻“啪嗒”声响,作战科长刘岩从马背摔落。将军急上前搀扶,刘岩无言,将军大惊,继闻“呼噜呼噜”声起,方释然。
  每次战前,聂凤智将军喜化装侦察,必亲睹当面之敌情,始放心。将军或农夫,或雇工,或小贩,或灾民,扮谁像谁,无有差错者,盖将军相貌平平也。将军任师长、军长后,仍乐此不疲。济南战役前,聂凤智将军任纵队司令,仍率侦察科长,扮为拾粪农夫,数次近城下,于国军岗哨前拾粪。
  何鸣告余:1940年元旦,延安。聂凤智与何鸣结婚,抗大校长罗瑞卿主持婚礼,婚礼酒席为十桌粉丝烧豆腐。
  又曰,1940年冬,何鸣于行军途中生产,聂凤智将军端水持剪,作“接生婆”,一女婴于枪炮声中降生。次日,驻地被日军包围,聂凤智将军指挥部队突围。何鸣将女婴疏散老乡家,匆忙中未问老乡姓名,女孩从此不知下落。
  又曰,1946年11月,聂凤智将军患阑尾炎,住院开刀。术后次日,许世友将军来坐,沉默良久,不发一言。将军知有难言之事,追问之。许世友告之,灵山久攻不下,死了不少人。聂凤智将军抚伤而起,以一丈多长之绸布,扎紧刀口,跃马挎枪,急赴前线。灵山大捷后,许告聂曰:“你继续住院吧。”将军解绸布视之,刀口已愈合。
  1948年8月,山东曲阜。华野众将领云集,研讨发起济南战役。其时,中央精神为,“整个战役争取一个月左右打完,但是必须准备打两个月至三个月。”时任华野九纵司令员的聂凤智将军则不以为然,口出狂言:“15天到20天就可以把济南拿下。”众将军窃笑,郭化若特捧茶至将军前,曰:“聂老兄高见,敬你一杯!”众将军纷纷应和:“聂老兄高见!高见!”聂凤智将军毫无愧色,仍据事论理,侃侃而谈。史载,1948年9月16日至24日,我军激战八天八夜,即克济南。
  1948年9月中旬,我军发起济南战役,分东线集团和西线集团。东线由九纵司令员聂凤智指挥,西线由十纵司令员宋时轮指挥。兵团命令西线集团为主攻,东线集团为助攻。聂凤智将军下达命令时,大笔一挥,改“助攻”为“主攻”。各师师长纷纷来电询问,有否弄错?将军断然曰:“没有错,九纵什么时候打过助攻?”故此,九纵官兵士气大振,一举攻克济南东门。事后,将军曰:“‘助攻’改‘主攻’,一不要增人,二不要添枪,一字之变,变的是精神状态。”当是时,一被俘济南守军高级将领问将军:“贵军攻城主力,置于哪一边?”将军笑答:“两边都是主力。”
  1949年4月20日夜,时任二十七军军长的聂凤智将军率部横渡长江,直取南岸。是日夜,明月当空,云开雾散,江面风平浪静,千舟争渡。上岸,将军诗兴勃发,拟电文向毛泽东、党中央报告:“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二十七军之第一梯队为百万渡江大军最先到达江南之部队。
  渡江战役后,聂凤智将军率二十七军从繁昌出发,下南陵,克宣城,取广德,战吴兴,行军日超百里,八百里追歼,无往而不胜。
解放上海,二十七军受命攻打百老汇大厦,聂凤智将军根据上级指示,下令只准用轻武器,不准用火炮和炸药。故部队攻击失利,牺牲惨重。军党委扩大会上,有人怒问聂凤智将军:“军长到底爱什么?是爱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还是爱无产阶级战士的生命?”是耶?非耶?功耶?罪耶?
  刘昌义,国民党五十一军军长。汤恩伯逃离上海时,命其为“凇沪警备副司令”,坚守上海。刘昌义见大势已去,前来与聂凤智谈判,唯担忧陈毅态度。聂凤智将军急中生智,嘱政治部主任用萝卜刻成陈毅“关防大印”。谈判时,将军当场向刘昌义宣读陈毅命令,刘昌义连连点头,表示“谨领”。
  孙子曰:“预则立,不预则废。”聂凤智将军指挥作战常有先见之明,其决策往往先于上级命令。淮海战役中,聂凤智将军率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奉命赴徐州阻击邱、李、孙三个兵团。将军发觉敌开始西撤,急令部队追击,一个纵队直插敌三个兵团间,与敌并驾齐驱,金戈交错。途中,方接华野“西追”命令。渡江战役后,将军率二十七军进军上海。途中休息,将军展地图,见前面有一大铁桥,名大东滨,纵贯南北,直通上海。即下令,不准休息,继续前进,迅速占据大东滨铁桥。夺桥战斗打响后,总部命令才到:命令二十七军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大东滨铁桥。
  建国初期,聂凤智将军率部卫戍上海。某日,将军逛街,至淮海路,见一教授于路旁出让《鲁迅全集》。将军上前闲聊。教授见将军海阔天空,无所不知,觉穷途遇知音,遂将《鲁迅全集》送将军。将军如获至宝,保存至今。
  聂凤智将军烟瘾极大。抗美援朝指挥空战,每日抽四至五盒中华烟,一支紧接一支,故只须一根火柴也。
  1958年9月24日,蒋介石出动100余架飞机,进犯大陆。聂凤智将军于指挥所持话筒指挥,将军命路桥、衢州、连城、惠阳等飞机出动,由于各地距离不同,到晋江时间不同,呈层层包围之态势。敌不知内情,以为是共军之新战法,急撤退。美国《航空》杂志特登文章,介绍聂凤智的“口袋战术”。为此,彭德怀元帅打电话询之聂凤智,将军老老实实答曰:“歪打正着。”彭总感慨系之:“若是其他人,早就吹上天了。”将军时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有人言,聂凤智将军“只抗上,不抗下”,是“带肉的骨头,食之有味,咽之鲠喉。”某日,聂凤智将军至武汉开会。期间,刘亚楼、吴法宪约大家见林彪,聂凤智称病避之。某日,聂凤智将军至广州开会,刘亚楼、吴法宪又约大家去看林彪,将军曰:“见了林总,怕出洋相。”又避之。某日,聂凤智将军至长春开会,会议结束,刘亚楼通知再留一日,曰林彪接见,聂凤智将军借口“前线紧张”,又避之。将军与林彪无隙,然不媚不亲,心中坦然也。
  1965年10月,叶群、吴法宪至江苏太仓搞“四清”,林彪亦至苏州疗养。空四军政委江腾蛟,逢周日即去苏州、太仓,请客送礼,忙得不亦乐乎,部队工作则不闻不问。聂凤智将军闻之,大怒,当面责问江腾蛟:“你是空四军政委,还是招待所所长?”
  聂凤智将军言,1965年某日,林彪召见其与余立金,由江腾蛟通知引领。其时,将军为南空司令,余立金为南空政委,而江腾蛟为南空空四军政委。一司令一政委竟由下属引领见林彪。怪哉!
  聂凤智将军言,1967年某日,许世友将军于无锡召见聂凤智、陶勇。许世友曰:“现在造反派到处抓你们,你们跟我一起上大别山。”聂、陶均未同意,许世友不悦。聂凤智将军被打倒后,许世友将军逢人便言:“聂凤智这个人就是不听我的话,逞英雄,逞英雄,逞什么英雄?最后还不是成了狗熊了!”
  聂凤智将军言,“文革”中将军被打倒后,批斗时打落8个门牙,下放广西某空军农场劳改,曾日挑水200担。
  1973年4月,聂凤智将军患重症,生命垂危。周恩来总理闻讯,嘱叶剑英挂帅组织抢救事宜。4月2日,将军进空军总医院手术室抢救。抢救持续24小时,其间将军数次断气,均被救活。医生切气管,割小腹,去胃囊,共开六刀,抢救过程险象环生,惊心动魄。该手术室为玻璃房,四周有看台。其时,空军于文革中受冲击的十位将军均到场,有上将刘震,中将成钧、常乾坤、曹里怀、徐深吉、吴富善等。
  聂凤智将军1985年复出,始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继任司令员。因身体状况欠佳,需每日挂吊针,输抗菌素,然将军从不迟到早退。某日,上班时间到,吊针尚未滴完,夫人何鸣曰:“你是司令员,迟几分钟上班有什么关系?”将军曰:“迟一分钟也不行。”遂拔吊针急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5-11
聂凤智将军简介



      聂凤智,1913年9月生于湖北省礼山县 (今大悟),少年投身革命活动。1928年春参加本地农民赤卫队,同年4月加入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由共青团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4军第12师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红9军27师 81团营长、营教导员、副团长,红31军团长、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历次反“围剿”、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和红四方面军长征。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抗日军政大学主任教员、队长,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校长。1943年后,任胶东军区第13团团长兼政治委员、胶东威海军分区司令员、第 5旅旅长。参加了莱阳、平度、高密、威海、烟台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初期,任胶东军区第5师师长,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 第三野战军27军军长,参加了莱芜、孟良崮、胶东保卫战、潍县、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1948年在济南战役中,率第9纵队编在攻城东集团担负助攻任 务,他为迅速歼敌,主动配合攻城西集团,将“助攻”任务改为“主攻”,指挥所部25师73团首先突破城垣。战后,该团被中央军委授予“济南第一团”光荣称 号。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军政大学教育长、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朝联合空军代理司令员、司令员,面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 战、号称“空中霸王”的美国空军,他潜心研究克敌制胜的战术,“打一仗,进一步”,不断提高指挥空战技能,使中国第一代年轻的飞行员充分发挥才智,创造出 世界空战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1953年底任华东军区浙东前线指挥部副司令员,参与指挥一江山岛战役。后任南京 军区空军、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1977年至1982年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和中共中 央军委委员。

    是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1982、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2年4月3日在南京逝世。

    著有《战场—将军的摇篮》。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2-08-29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05-03
研究地理的先生∶聂姓为什么总在军界出杰人多?
niewubin
快速回复
限1000000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