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县杏子铺聂族是双厚人

作者:admin 2020-12-09 12:37
一、相关方史料 1、元光公,祖籍江西吉安泰和县东乡圳上,公元925年因任长沙通判入湘,生4子,长聂荣住衡阳、次聂向住麻阳和双峰永丰镇及青树坪 ..
一、相关方史料
1、元光公,祖籍江西吉安泰和县东乡圳上,公元925年因任长沙通判入湘,生4子,长聂荣住衡阳、次聂向住麻阳和双峰永丰镇及青树坪等、三聂透住涟源印溪、四聂敷住新化。

2、金兰邻居黄姓谱记载,祖籍地址:江西吉安泰和县东乡圳上早禾渡,另百度四川有聂姓老谱称祖籍为江西吉安泰和县东乡圳上早禾冲。如此,东乡圳上是否与早禾冲就是一个地方呢?

3、衡阳县金兰镇双厚聂族,始祖聂祥发,祖籍江西吉安泰和县早禾冲,父亲聂肇辟,公元993年兄弟一同入湘,兄聂祥征住麻阳双牌、弟聂祥盛住新化双渡。字辈诗有:······原永文世通,达显志均公;泰元思汝道,天宝福如东······今最高辈“天”,主体人口辈份为“东”辈的儿子“廷”辈。
双厚面临“灭九族”的重大历史变故是:仲2郎聂原洪(字荣安)及子贤5郎聂永恭(字良仲)相继为元时的大元帅,洪武20年即公元1388年,朱元璋亲征双厚“聂家军”,此战虽胜并生擒了聂永恭元帅。但尸横遍野,朱为双方将士所感动,特建《忠恕寺》以纪念。古今凡大战后的纪念场馆通常都命名忠烈、忠勇、忠义、忠肃等,而“忠恕”当是全球战争史上独有的,因“忠”通指自己部下,而“恕”即宽恕、饶恕的肯定是指敌人。此战后留居双厚原籍的只有聂原洪的同辈兄弟4人,其他不知去向。

4、常宁松柏聂族,始祖聂仲楚,行仲10郎,生于元末泰定2年即1324年,因军功任千户侯,辈份诗前期同双厚,但存在巨大差异是:其子贤25郎生于元至正2年,而双厚一修谱主修贤18郎却生于至正20年,弟弟比哥哥大18岁。

5、重庆巫山大昌镇聂族,老谱已丢失,但逝簿记载祖籍为与杏子铺紧邻的“湘乡19都圣岩”,清朝康熙年间随“湖广填四川”移民大军迁入大昌、当阳2镇定居。相传湘乡老祖先是朝廷的高级军事教官,不知得罪了什么人而隐居19都并开办了“武馆”教学。字辈诗:乾元文子通,达选知金刚;太远仕兴朝,天宝日如东······今最高辈“如”。

6、杏子铺聂族,史料记载,先祖为元光公长子聂荣,中间迁居了江西,明朝嘉靖年间有聂见文公携子聂国政公兄弟回迁住“衡山县金兰乡”,聂国政公后再迁湘乡20都杏子铺繁衍至今。字辈诗:见国志世公,泰元仕兴朝,添宝日如东······今辈份多为“东”的下一辈。

二、杏子铺聂家源于双厚的理由
1、巫山聂氏隐居湘乡19都先祖肯定是双厚人。辈份诗是双厚的湘乡话谐音牌,且与双厚人口繁衍速度一致。隐居说同于常宁始祖聂仲楚,可见其“乾”字辈与“原”同辈,而双厚原字辈的排郎也存在多位缺失。
2、聂荣公是北宋朝代人,曾居衡阳,那其后裔哪去了?为什么要迁去江西?因除了聂见文公是荣公后裔外,衡山后山房聂为政公也称是荣公后裔,且年龄与见文公相仿,也是明嘉靖前后从江西丰城回迁。
3、衡山没有金兰乡,金兰乡只有双厚群居地这一个。见文公回迁地肯定是双厚而非衡山,注明衡山有可能是笔误,也可能是故意改错。
4、国政公为什么要迁去湘乡20都与双厚迁入的19都聂姓为邻?这里离印溪很近,那辈份诗为什么不沿用元光公三子透公房的,而沿用19都的。解释是:19都是国政公最亲的人了,聂姓在这里应该是小康生活,且国政公到来时19都的聂姓已经繁衍了5代,国政公自愿把见文公排在与19都第6代是兄弟的位置,证明双方对亲疏关系很清楚。所以,见文公是双厚籍人,且是“达”字辈。也由“达”字及与常宁房一北一南分居的情况看出,杏子与巫山两地都是双厚聂懋祖公后裔,是元帅聂永恭公的旁系房亲。

三、新对接点可能影响中华聂姓全族
杏子铺聂氏如确实是聂荣公后裔,那双厚聂族始祖之父聂肇辟就是聂荣公,这一新对接点将加速全球聂姓通谱,意义不可谓不重大而深远。
1、聂荣公居衡阳且与聂肇辟公年龄相当,江西泰和的祖籍地相同。特别是“肇辟”二字,本义为开始的意思,而其儿子恰好开启新的群居地,世上不可能有如此名字与行动契合上的高度巧合。
2、双厚聂族前14代先祖都有按出生先后顺序排郎的习惯,其中前6代都是郎序号远多于实际人数,这表明是祥发公以上的大家族统一统计人口。如第五代北宋大学士聂寇卿只有3兄弟,但双厚却排出了念1郎、念2郎和念10郎,现在查出福建泰宁聂族始祖行念3郎,而印溪聂透公后裔有念8郎。宋时聂姓人口稀少,非亲非故的郎号重合的情况更难发生。
3、双方有关系改为没关系,这是元末明初双厚直系或旁系处置史料的共同点,借以逃脱“灭九族”之灾。再观双厚始祖兄弟迁居地的大地名与元光公印溪以外的后裔重合,而至今荣公找不到一直坚守衡阳之裔,另一方面麻阳、新化又找不到双厚旁系,依史料和背景分析,6方实为融为一体的3方是最可能的结果。
4、江西是双厚“大逃亡”人员的隐居地之一。元帅嗣孙有聂宣二公就隐居江西吉安吉水今称“羊背聂族”,后裔于嘉靖年间回迁衡阳最后定居道县柑子园镇脉地村,此外,堂号也揭示了关联性。如为政公及同时期迁自丰城的常宁答家洞聂族,堂号均为《光裕堂》,双厚聂族堂号为《垂裕堂》,这是否有“光复垂裕堂”之意呢?另外,常宁仲10郎一脉为《亲睦堂》,而丰城也有聂姓为《亲睦堂》。

四、进一步的佐证办法
1、双厚聂族一修谱主修贤18郎公为身为普通农民的父亲仲19郎公建了3座坟墓,其中除了“大逃亡”的精准史料,还有其它必要吗?所以,相关脉派达成“考古发掘”共识正是时候。
2、当今科技发达,DNA比对也是选项。


聂斐斌
(2020年11月24日撰稿)
已有611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