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79阅读
  • 0回复

聂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5-22
聂友(?-253年),字文悌,豫章郡(今樟树市)[1]人。聂友有口才,年轻时担任县吏。黄武元年(222年),虞翻孙权流放到交州,县令让聂友护送虞翻出豫章,虞翻和他交谈一番后感到非常惊奇写信给豫章太守谢斐,让他任命聂友担任功曹。豫章郡当时有功曹谢斐会见了他问:“县吏聂友,可以担任什么职务?”功曹回答说:“这个人只是县里的小吏而已,应该可以担任我的助手曹佐。”谢斐说:“议论的人认为他应该担任功曹,就麻烦您让出位子吧。”于是任命聂友为功曹。后来谢斐派遣聂友到国都,诸葛恪很是与他友爱。当时士人间讨论丞相顾雍的两位孙子顾谭顾承,在国都内没有能和他们比拟的人了,但诸葛恪却认为聂友可以与之为伍,聂友因此知名。后来担任将军,讨伐儋耳郡的叛乱,不久就被平定了。大军还师后被任命为丹阳太守。
诸葛恪大军退还时,聂友就知道诸葛恪活不久了,写信给滕胤说:“当人强盛,河山可拔,一朝羸缩,人情万端,言之悲叹。”诸葛恪被诛杀后,大将军孙峻很是忌惮与诸葛恪交好的聂友,想要把聂友派到遥远的交州担任郁林太守,聂友气愤担忧下生病去世.


《三国志吴书诸葛恪传》:
1.丹杨太守聂友素与恪善,书谏恪曰:“大行皇帝本有遏东关之计,计未施行。今公辅赞大业,成先帝之志,寇远自送,将士凭赖威德,出身用命,一旦有非常之功,岂非宗庙神灵社稷之福邪!宜且案兵养锐,观衅而动。今乘此势,欲复大出,天时未可。而苟任盛意,私心以为不安。”恪题论后,为书答友曰:“足下虽有自然之理,然未见大数。熟省此论,可以开悟矣。”於是违众出军,大发州郡二十万众,百姓骚动,始失人心。
2.始恪退军还,聂友知其将败,书与滕胤曰:“当人强盛,河山可拔,一朝羸缩,人情万端,言之悲叹。”恪诛后,孙峻忌友,欲以为郁林太守,友发病忧死。友字文悌豫章人也。
吴录》:
聂友有脣吻,少为县吏。虞翻徙交州,县令使友送之,翻与语而奇焉,为书与豫章太守谢斐,令以为功曹。郡时见有功曹,斐见之,问曰:“县吏聂友,可堪何职?”对曰:“此人县间小吏耳,犹可堪曹佐。”斐曰:“论者以为宜作功曹,君其避之。”乃用为功曹。使至都,诸葛恪友之。时论谓顾子嘿、子直,其间无所复容,恪欲以友居其间,由是知名。后为将,讨儋耳,还拜丹杨太守,年三十三卒。

传说:
吴国著名大将聂友是豫章郡新淦人,聂友奉命率兵攻打儋耳(海南岛),但是海面波浪滔天,寻常战船根本无法过去。聂友听说家乡赣江边的樟树林中有一修炼成精的白鹿有驭水之法,而此白鹿性嗜酒,于是聂友便命人在白鹿经常出没的樟树林中放了一坛上等的四特酒。一天晚上,白鹿为酒香所诱,来到了酒坛边。聂友刚想上前询问造船之事,谁知白鹿见人之后受惊,拔腿便跑。聂友紧随其后追赶,眼看白鹿就要消失不见,情急之下,聂友张弓搭箭朝白鹿射去。白鹿带箭奔逃,聂友追上前去,却不见了白鹿的踪迹。
聂友命士兵继续搜索,发现射出的箭正插在一棵巨大的樟树之上,箭口处还有汩汩鲜血流出。聂友知有神异,便在樟树前摆上等美酒设坛,祭树三日,然后伐之造船。用这棵大樟树所造的船踏波逐浪如履平地,为聂友后来平定儋耳诸岛立下赫赫战功。
快速回复
限10000000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