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88阅读
  • 8回复

将军聂凤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5-11
— 本帖被 宗亲法律部 从 聂胞风貌 移动到本区(2013-05-07) —

将军聂凤智


  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相貌平平。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将军凡与人见面,辄面露丝丝微笑,慈眉善目,亲切可人,若弥勒佛状。   
  凡访聂凤智将军者,无论高官贵人,或普通百姓,将军均来者不拒,热情接待。1986年10月24日,余与同事刘东耕至南京市上海路82号访将军,将军闻门铃,即召见。夫人何鸣欲阻,将军曰:“人家敢按门铃,必有急事,岂能不见。”其时,将军已患肺癌,正发烧挂吊针。见余,仍面露微笑,侃侃而谈,若无事状。
  将军患肺癌后,人若问之何病,将军必面带微笑,朗声应答:“癌症,不治之症。”故张爱萍将军于北京三零一医院探望将军后曰:“老聂死不了,精神好得很!”
  聂凤智将军言,战争年代某夜,部队行军。忽闻“啪嗒”声响,作战科长刘岩从马背摔落。将军急上前搀扶,刘岩无言,将军大惊,继闻“呼噜呼噜”声起,方释然。
  每次战前,聂凤智将军喜化装侦察,必亲睹当面之敌情,始放心。将军或农夫,或雇工,或小贩,或灾民,扮谁像谁,无有差错者,盖将军相貌平平也。将军任师长、军长后,仍乐此不疲。济南战役前,聂凤智将军任纵队司令,仍率侦察科长,扮为拾粪农夫,数次近城下,于国军岗哨前拾粪。
  何鸣告余:1940年元旦,延安。聂凤智与何鸣结婚,抗大校长罗瑞卿主持婚礼,婚礼酒席为十桌粉丝烧豆腐。
  又曰,1940年冬,何鸣于行军途中生产,聂凤智将军端水持剪,作“接生婆”,一女婴于枪炮声中降生。次日,驻地被日军包围,聂凤智将军指挥部队突围。何鸣将女婴疏散老乡家,匆忙中未问老乡姓名,女孩从此不知下落。
  又曰,1946年11月,聂凤智将军患阑尾炎,住院开刀。术后次日,许世友将军来坐,沉默良久,不发一言。将军知有难言之事,追问之。许世友告之,灵山久攻不下,死了不少人。聂凤智将军抚伤而起,以一丈多长之绸布,扎紧刀口,跃马挎枪,急赴前线。灵山大捷后,许告聂曰:“你继续住院吧。”将军解绸布视之,刀口已愈合。
  1948年8月,山东曲阜。华野众将领云集,研讨发起济南战役。其时,中央精神为,“整个战役争取一个月左右打完,但是必须准备打两个月至三个月。”时任华野九纵司令员的聂凤智将军则不以为然,口出狂言:“15天到20天就可以把济南拿下。”众将军窃笑,郭化若特捧茶至将军前,曰:“聂老兄高见,敬你一杯!”众将军纷纷应和:“聂老兄高见!高见!”聂凤智将军毫无愧色,仍据事论理,侃侃而谈。史载,1948年9月16日至24日,我军激战八天八夜,即克济南。
  1948年9月中旬,我军发起济南战役,分东线集团和西线集团。东线由九纵司令员聂凤智指挥,西线由十纵司令员宋时轮指挥。兵团命令西线集团为主攻,东线集团为助攻。聂凤智将军下达命令时,大笔一挥,改“助攻”为“主攻”。各师师长纷纷来电询问,有否弄错?将军断然曰:“没有错,九纵什么时候打过助攻?”故此,九纵官兵士气大振,一举攻克济南东门。事后,将军曰:“‘助攻’改‘主攻’,一不要增人,二不要添枪,一字之变,变的是精神状态。”当是时,一被俘济南守军高级将领问将军:“贵军攻城主力,置于哪一边?”将军笑答:“两边都是主力。”
  1949年4月20日夜,时任二十七军军长的聂凤智将军率部横渡长江,直取南岸。是日夜,明月当空,云开雾散,江面风平浪静,千舟争渡。上岸,将军诗兴勃发,拟电文向毛泽东、党中央报告:“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二十七军之第一梯队为百万渡江大军最先到达江南之部队。
  渡江战役后,聂凤智将军率二十七军从繁昌出发,下南陵,克宣城,取广德,战吴兴,行军日超百里,八百里追歼,无往而不胜。
解放上海,二十七军受命攻打百老汇大厦,聂凤智将军根据上级指示,下令只准用轻武器,不准用火炮和炸药。故部队攻击失利,牺牲惨重。军党委扩大会上,有人怒问聂凤智将军:“军长到底爱什么?是爱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还是爱无产阶级战士的生命?”是耶?非耶?功耶?罪耶?
  刘昌义,国民党五十一军军长。汤恩伯逃离上海时,命其为“凇沪警备副司令”,坚守上海。刘昌义见大势已去,前来与聂凤智谈判,唯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