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德老人与司徒雷登合影的续闻

作者:宗亲会 原创作者:瞿泽方 来源:信息来源 2011-04-02 23:07
文章摘要
“崇德老人与司徒雷登的合影”的续闻 瞿泽方“崇德老人与司徒雷登的合影”这张照片是徐芸一年前在一本英文书中发现的,多亏了徐芸的细心与留意,我们大家又见到了这张六十多年前的照片。当时崇钊兄就给我发来E-mail,说照片中的新婚夫妇是他的父亲聂光坻和母亲吴新民,最近崇钊兄给我来信,谈及这张照片,此信摘录如下: ….. “自从看到《崇德老人与司徒雷登的一张合影》之后,我就想要记起来以前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张照片,可是总也想不起来。经过向毛爹、炳叔叔的询问,他们也没有这张照片。但是我与毛爹在电话中有过一次长谈。这是在我把这张你网站上的照片印出来之后,做了拷贝并寄给了毛爹之后的事。据毛爹确认,其中的新婚夫妇确是我的父母亲,毛爹说后面的建筑物是三爷爷修的佛堂。照像的地点是日本式的花园。毛爹说其中有两位印尼华侨,名叫宋以忠、宋以信,是兄弟二人。毛爹说司徒雷登之所以在我们家,很可能是因为我的父母亲均在燕京大学上过学。(据我回忆,在司徒雷登上任为驻华大使之前路经上海时,他曾经在我们家小住三天。当时我们住在福州路与江西路(?)口的HAMILTON HOUSE 四楼。我还依稀记得他住的房间号码是407,而我们则住在404号),我花了不少时间想找到这张照片,但是没能找到。可是我手上有一张我母亲的单人照片与一张我父母亲的合照(后面写的是1935),你看了之后也许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是在同一天照的。头上的头饰与后面的窗格子与大照片上都一样。本来这也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只是作为父母的儿子,我有不可不说的责任。 …… 收到崇钊兄的来信,我为他的认真精神所感动,我把崇钊兄寄来的照片与“合影”对照着看,明显地感觉到“合影”上的新婚夫妇就是铁伯伯和铁伯母。此外,从逻辑上讲,站在崇德老人身后的应该是自己的孙子、孙媳妇而不应该是外人,何况他们正好都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又正好当时新婚。为了更有把握,我还是想请长辈再确认一下。我想起荷云姑姑曾对我说,她与庆姑姑在三十年代初到北平求学,在我们家住过五年,第一次北上就是与铁伯伯同船而行的,因为铁伯伯恰好要回燕京大学。因为荷云姑姑既与铁伯伯熟悉,又了解那一段历史,所以我把“合影”通过E-mail寄给荷云姑姑,请她辨认一下照片上的新婚夫妇。第二天我就收到了荷云姑姑的回信,尽管我没有对荷云姑姑提起崇钊兄的来信,荷云姑姑很肯定地确认,照片上的新婚夫妇是聂光坻和吴新民。荷云姑姑说,“铁哥是燕京硕士,吴新民是燕京毕业生,又在燕京教钢琴。他们夫妇与司徒雷登有来往。而外婆此前到北京去,就在司徒雷登家参加过茶会”荷云姑姑还对我说,后面的房子像是三舅爷爷的佛堂,他们小时候常在那里玩。这一点与毛叔叔的回忆又相符合。至于照片说明中提到的Blondel Hsu,则是另有其人。荷云姑姑对我说,这个世界真小,她恰好知道这位Blondel Hsu。Blondel Hsu 是协和医院的医生,和莲姑爹屈荫能是朋友。有很多协和医院的医生,如吴阶平等,都在燕京大学读医学预科,因此也可以算是燕京大学的学友。荷云姑姑说在他的记忆中Blondel Hsu是个高个子,帅帅的,没有出现在这张照片里。她还知道一些Blondel Hsu的轶闻,这当然是题外话了。荷云姑姑说她不能肯定的是照片中的 Homer 是否就是宋子文。最近我请周麒叔看“崇德老人与司徒雷登的合影”,他看了照片,不假思索地就说照片上的新婚夫妇是“铁哥铁嫂”。我想,既然这么多的长辈都一致认定照片上的新婚夫妇是铁伯伯和铁伯母,我们大概可以断定,是原书的作者搞错了。 
已有1868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