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姚古镇与振兴广西聂族的思考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聂斐斌 2019-08-13 16:32
“黄姚聂顺正”,能否撬动广西聂族大飞跃?这是我近半月来的深度思考…… 为避开长假拥堵,国庆63周年后的周末,我与同事们造访了知道的人不多 ..
“黄姚聂顺正”,能否撬动广西聂族大飞跃?这是我近半月来的深度思考……
为避开长假拥堵,国庆63周年后的周末,我与同事们造访了知道的人不多而夸美的人不少的——广西东南部城市贺州。
这座城市我陌生而又亲切,陌生的是首次来谒,亲切的是这里有我庞大的血肉同宗——“西江流域聂族”(发源于广东西南的江门,今人口25万)。我所出的双厚聂族,老谱也曾记载有多支迁居广西,除全州、兴安、灌阳而外,其中一支注明聂天序公者(字自远,清嘉庆元年生)徙于广西平乐府昭平县沙子口铜锣冲。20多年前我就漫天投信联系过,并得当时在昭平县政府招待所任职的聂显明先生复函,记得他老当时就介绍过老家在县城过河的“渡头村”。此行美中不足的,是久有来访志的我却未能拜见到原居民聂胞,虽通过网络向相关贺州、梧州籍同胞发去信息,但大多因工作他乡无法赶回。当然,也有可能未看信息而杳无回应的。
 
美!同事们看了贺州的山水,再领略“黄姚古镇”的文化积淀,无不欣然。但我突发奇想并当即说与同事们,大家都大加赞赏,我亦然成了“贺州之行的最大赢家”!我随后在返程的列车上向南宁企业家聂建中、广州宗亲会秘书长聂斌、北京聂联会会长聂振强和秘书长聂凯丰、华厦和谐会发起人聂聪等先生发信,基本获得肯定。特别是聂斌,他因亲姐是贺州大明山国家森林公园职员,当即建议“把大贺州与聂族捆起来游”,他并表示10月27日完成全国法律统考后,专门来拿方案。


“黄姚古镇”百度搜索应有权威介绍,远古的文化现是“雕栏玉砌应犹在”,但一种极具吸引力的新的休闲文化正在形成,那就是一批批年轻人带着都市风情与艺术追求到此“安家”。有代表性的是未能谋面但却被青年同事传颂的湖北公安县籍女子阿姚的故事,她早年就因游黄姚而不返,租下房子,既对外提供食宿营业,又以琴棋书画等艺术会友,如今人在黄姚而朋友遍布天下,生意兴隆,生活惬意。
令我突发奇想的是黄姚镇上那块纪念捐款重修古镇的功德碑,1996年立,劳、古等姓氏虽为主体,但“万花丛中一点红”——上面赫然刻有“聂顺正”三字。我想这或许就叫做“祖宗保佑”吧,这是祖宗冥冥中为昭平、为贺州、为广西乃至全球聂胞,种下的“福祉”——“黄姚聂顺正”正是撬动大聂族腾飞的支点!

联系上“聂顺正”先生一家应该是不难的,然后,我们投资几万元把这老聂家的房子“修旧如旧”,并命名“九耳驿站”。九耳者,很多耳朵即聂族是也。驿站以公司形式运行,广西西江流域聂氏宗亲会的正副会长一个华丽转身,都以公司正副董事长的面目示人,家族工作则更为合法,且利乡、利族、利己。
“九耳驿站”的总部设黄姚,除贺州姑婆山、十八水、黄姚古镇等由政府开发的景点外,我们再把大明山、富罗“聂家大院”(有宗祠就扩建,没有就再造或兴建)加上去,圈成接待全球聂族及聂族亲友、同乡、同事的新“景点包”。这一旅游更具意义,即除了自然山水、黄姚文化而外,我们聂族文化更是一道靓丽风景。聂族文化这一块,要增设谒聂祠、拜祖先、看族谱、品特产等活动。一些拥有重要资源的人士来访,则邀请聂观石、聂江武、聂植鹏等领导或聂建中、聂成才、聂炬荣、聂伟才、聂美富、聂如社、聂岩、聂斌等企业家、专家来接待,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来推进经贸合作与产业对接,做到旅游休闲与促进生意两不误。这一旅游业可以拉动西江流域聂族的一大批同胞就业,管理、接待、导游、食宿、土特产供应等,都需要专门的团队来操作、驾驭。特别对新毕业的大学生,这未必不是他们想要的时尚职业。
食宿、土特产等供给不需要太大投资,我们聂家人有店有厂的就优先纳入合作伙伴;聂家没有的而有意向新办的给予扶持;聂家没有也无人新办的则占用社会资源。即非聂姓人的饭店、客房、土特产产品,我们“九耳驿站”以《战略合作协议》形式框定下来,达成略高于成本价的协议价。然后,加一点管理利润就为“九耳驿站”的价格。当然,这一价格最终都略低于市场价,彰显“驿站是在帮同胞省钱中赚钱”的个性!
“九耳驿站”只要广西聂族宗亲会组建专门的高素质团队来运作,生意一定会特别火红。因为人家都是被动的等客上门,而我们则除了等客上门功能外,我们具有广西全境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具备的优势——“拉客上门”!全国有具一定规模的聂姓主管领导或法人代表1000余人(详见《中华聂商联合会目标资源汇总表》,按每人拓展10名亲友,则可覆盖上万个团体法人),这1000余人就是“九耳驿站”的目标客户群,我们的团队要走出去上门向这些同胞做广泛而深入的宣传工作,恭请他们有计划按比例地支持“广西聂族的黄姚旅游产业”发展规划。“拉客”是不难实现的,一是对支持聂族区的发展,聂家法人都会有这份亲情的冲动;二是员工“带薪休假”已成中国社会越来越普遍的基本人权;三是凡具战略眼光的企业家,都会遵循“以人为本”的人的全面发展理论。事实上,主动让员工出游不再是国有企业的专利,民营企业已同样舍得花钱(陌生的不说,就说聂胞们都熟悉的民营四川天王珠宝董事长聂磊先生,他的员工游完了国内的就安排游国外。员工们也夸他是“红色资本家”)。让员工旅游以凝心聚力就是在加强企业文化建设,所以,聂姓的国有法人安排其员工旅游贺州,纪委不会也找不了麻烦!
机缘偶合,黄姚古镇设“九耳驿站”实属“天时地利人和兼得”的上天恩赐。因为这里曾是“中共广西省工委”旧址,纯粹的“革命摇篮”。我们如建议在工委旧地让客人培训学习30分钟,寓教于游,那贺州之行便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红色之旅”。

每年,我们还可在邻近黄姚的富罗聂族宗祠召开中华聂族宗亲会、中华聂商联合会的年会,也可由广西聂族举办“冬至祭祀与经贸交流大会”,有计划地邀请全球聂姓法人、专家等前来祭拜祖先并畅游贺州,更可让他们到黄姚镇接受“红色教育”,先学一步、学多一点,就必能促进更多的同胞来学。
这个模式也是一大试点,取得了经验之后,我们聂族的全国性组织再行站出来操作,把贺州、桂林、井冈山、韶山、韶关丹霞山、北京等等,来一个“打包运作,分头接待”。
旅游业是没有成本的,人家来了,走一趟,看一眼,回去了,你什么都没有失去,除了忙乎你只有获得。中央提出要着力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旅游业当是最佳手段和工具之一。我们看看今天的台湾,大陆增强其依存度的上上招便是开放旅游业!


已有529人阅读

栏目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