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聂族发源于双厚应列为重大课题研究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聂斐斌 2018-04-20 12:45
广东江门聂族发源于双厚应列为重大课题研究聂斐斌 不久前,有考古专家在网上阐述了考古证据确认的两条原则:一是一条线索可能是“巧合”, ..
广东江门聂族发源于双厚应列为重大课题研究
聂斐斌


   不久前,有考古专家在网上阐述了考古证据确认的两条原则:一是一条线索可能是“巧合”,而有三条以上的多条线索就应该认定为“必然”;二是推论“不可否定”时,就“应该肯定”。依此之说,广东江门聂族的寻根应该锁定湖南衡阳双厚聂族来研究。
一、江门与昌公的江西临川原籍史料难合
广东江门聂族是中国聂姓的最大群居体,包括广西西江流域,总人口应有30万之巨。该脉自述为宋朝大臣聂昌公庶子聂发公之后,但江西临川的聂昌公故里旧谱无聂发其人。可江门同胞仍然不甘放弃而继续深研,最终见临川老谱上有聂昌“前夫人”之说,于是判定必有“后夫人”。此理可乎,感觉有些牵强。三思,昌公即使有“后夫人”,那“后夫人”也未必就是“江门之母”!
据国史记载,聂昌(1078年—1127年)原名山,字贲远,抚州临川人,宋朝将领、大臣。聂昌由太学上舍身份开始做官,任相州教授。后因惩治豪强,得罪权贵,贬为德安(今湖北安陵)知府,再谪崇信军副使,安置衡州。靖康年间(1126年前后),金兵大举南犯。聂昌冒死上书,呼吁“诛王、蔡以谢天下”,坚决主张抗战。宋钦宗赞赏他有“周昌抗节之义”,将聂山改名为聂昌。钦宗外惧强敌,内受王、蔡等人挟制,派聂昌和耿南仲为使者,到金营执行割让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县)、河间三镇议和的任务。议和时始终保持使者的气节和大宋尊严、与金国周旋,金国后发现上当,将聂昌杀害。绍兴元年(1131年),赵构追封聂昌为观文殿大学士,谥忠愍。
二、江门发源于双厚的大小证据吻合
双厚聂族是公元993年发源于江西临川毗邻的泰和县早禾冲,这一时间较聂昌公出生早85年,从双厚老谱所记载的族兄弟按出生先后顺序排郎的情况看,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元朝以前,整个江西聂族对家庭新生人口有统一的登记。如突出的有双厚仅三兄弟但在念一郎、念二郎之后排出了念十郎;此后双厚“大”字辈从40郎排到51郎,但同时代的江西上高县始祖行42郎,永丰恩江聂开先公行44郎,而这二郎双厚刚好缺失。
现在的“大证据”是:江门之聂与双厚同源。这之一是与双厚念十郎同时代的福建泰宁始祖为念三郎、也迁自江西泰和县的湖南娄底印溪聂族(踞双厚50公里,始祖聂元光公元925年迁入)第八代有念八郎。那时全国的聂姓总人口很少,这个排郎类同的偶然性是不存在的,那显然在江西老家有统一的人口管理。双厚与印溪是近亲尽管没有史料直接言明,但间接证据充分,因为双方同故乡,迁湘又符合“人伴亲走,虎伴山行”的中国人毗邻而居哲理,特别是“念”辈的排郎表明双厚始祖聂祥发是印溪始祖聂元光的侄孙,而这在年龄上也是相仿的。二是广东韶关始兴聂族老谱明确记载,聂昌是湖南邵阳隆回县高坪籍的聂致尧公后裔,而聂致尧就是聂元光公第4子聂敷的长子。由此可见,江门即使属于临川,再向上也属于印溪。印溪与双厚同源,故而江门也自然是双厚的近亲旁系。
江门之聂发源于双厚,有三个“小证据”。一是双方的“文”字辈是兄弟。江门有“真七聂公”生二子文六、文七,让人惊奇的是双厚有同时代的文五、文八,那意味着双厚在元末明初肯定出生过文六、文七二公。双厚文五的父亲又正好名聂永真,按老谱上的出生顺序刚好居于第七位。还有个怪现象是,老谱在聂永真名下特别标明“早故”即“早就死亡了”,而家谱上对早亡之人通常是不作如此标注的,这样特别提醒反倒暗示了“说谎”的本意。其中,文五是“洪武21年充里长赴京殁”,一个里长到了首都南京就死了,何故?如果是皇帝杀的,那他的老父亲聂永真与老弟文六、文七敢不火速逃跑?这里也有一个在中华聂族中可以说是十分异常的怪现象,即整个江门聂族至今没有合谱。住在同一地方的同一个祖先的后人,却“各谱其谱”,致辈份和堂号均不同,最容易统一的事为什么偏不统一?这合理的解释是,真七聂公及他的亲弟弟真九聂公从双厚潜逃到江门后,加盟进了江门聂族,虽得到了认同,但因为有着双方本来就“不同谱”的区别或者江门其他房担心“受诛连”,所以便选择“各谱其谱”了。二是“垂裕堂”堂号,目前只有江门聂族新会房和双厚聂族使用这一堂号。原以为整个江门之聂只是双厚的近亲,聂真七兄弟是隐居过来后“挂靠”江门族的,但现在的堂号则提醒后人,新会之聂也发源于双厚。三是四川古蔺县聂族史料证明,元朝末年疑迁自双厚的聂好然公,最终定居在了江门。整个江门之聂都是聂好然后裔,还是聂好然是在得知真七公兄弟及新会房情况后,再来投奔的呢?三思,整个江门聂族有三大块来自双厚,那如所占人口总数成为主体的话,怎能说整个江门聂族不发源于双厚?
三、最可能的双厚至江门的迁徙背景选项
江门之聂如直接来自江西临川,从昌公之后的南宋朝有108年的政治稳定期(蒙古军是1235年开始侵宋的),加之绍兴皇帝曾追封昌公,可以肯定昌公的嫡子和庶子都必定会同等获得朝廷的恩赐。这也就是说,昌公如有庶子发公则是“纸包不住火”的无法隐瞒的事实,宋朝更是一个文化繁荣与儒学复兴的时代,因而也就不应该发生“临川史料无发公”的重大缺失。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发公(或者他后代中的某人)事实上就不是昌公(或者下几代)庶子,而或是把侄儿辈故意挂靠为儿子的做法(双厚仲二郎元帅的堂兄弟中就有几例把侄儿标注为“之子”的情况)。
现在再来剖析双厚聂族的背景,就可以领略“灭九族”所带来的“全族大逃亡”压力!我国元朝是由蒙古族于1271年至1368年建立的大一统王朝,公元993年始建的双厚聂族,等到元军1279年占领宋朝全境时已有286年历史,这中间有第5代祖聂时教、行念十郎、字寇卿、讳宗卿,旧谱注明是“北宋”大学士,因昌公牺牲的公元1127年恰是北宋与南宋的分界线,那就是说昌公死的时候,聂时教已经是朝廷知名的重臣了,甚至这时的官阶比昌公要高。
现在的一个重要“交集点”是,聂昌肯定知道双厚,而双厚人也很崇拜他。为什么呢?因为聂昌曾经两次“受处分”,并最后被安排到了“衡州”工作,即离双厚60公里的湖南省衡阳市。聂昌在同时代的大学士故乡为官,能不认识双厚聂族精英?这里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聂昌祖籍湖南邵阳,按照双厚老谱记载的大于双厚范围的排郎情况,可以肯定那时的聂昌与双厚精英都知道彼此是同谱的“近亲”。可为何今人反而不知道了呢?这原因就是双厚在元末明初遭遇“灭九族”磨难时,各方都把家谱的“有关系”改成了“没关系”。
聂昌牺牲241年后元朝灭亡了,元朝对汉人的全面统治也只有89年。在这89年中农民起义不断,双厚则跃出了聂原洪与聂永恭两代元帅。这父子两到底是元朝的元帅还是农民起义军的元帅呢?从“两代元帅”的长周期与农民起义仅仅18年的短周期以及老谱对聂永恭夫人“殁山西”的记载来看,双厚聂家军应该属于元朝朝廷。山西的大战曾有两次,一次是农民起义领袖刘福通的“中路军”在至正18年即1358年进攻山西和内蒙;二是朱元璋的明军在洪武2年的1369年进攻山西追击元军。现在虽无法证实双厚聂家军属于元朝还是属于韩林儿或陈友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双厚聂家军是朱元璋的敌人。聂家军的中高级文武官员从洪武元年就开始外逃,而到了洪武24年仍遭朱元璋政府追剿。因为有多位旁系近亲注明为“赴京殁”,也就是被抓捕后押赴首都南京杀头了。
现在再来推断江门之聂,估计江门聂族始祖是一个“副元帅”级别的高官,他之所以不与其他族兄弟子侄往西南方向潜逃,应该是官更大而又恐在中华大地难以立足(贵州遵义仁怀县聂族始祖聂鉴琏为“大将军”,毕节聂族始祖为“千户侯”),于是移师江门以便于“走出国门”。现在看来,这个高官不属真七聂公兄弟其中之一的话,那就是他们的上级。
我们需要明确的一个背景是,朱元璋虽于公元1368年登基,但他真正平定天下并刀枪入库的时间是洪武30年前后的事,他是真正的“战斗到死”的人。如果朱元璋再活几年,估计也就没有今天的江门聂族了,因为大家都出国去了,那这支今天的30万后裔便都成了东盟诸国的华侨。朱元璋死了,换上个孙子不懂事,盘踞江门的聂家人也就静观了两年,没想到这时候朱棣造反了,首都也迁往了北京。这时的最大机遇是是国内的主要矛盾改变了,即由朱元璋的“全力剿灭”反对派,转变成了“全力安抚天下”以实现执政的“正统性”。自然,江门的聂氏先祖也就放弃了海外漂泊的念头,开始思考安居乐业大计。
对于江门始祖这群惊魂未定的“政治流亡者”而言,首要的任务肯定是隐瞒历史。故乡“双厚”肯定不能用了,思来想去,最佳的选择是“挂靠”为曾在衡阳为官的旁系“近亲”聂昌之后,一方面聂昌是抗击外族的民族英雄,有此“光环”更易遮人耳目,另一方面是假如被发现是衡阳人,也仍可搪塞,推说聂昌曾经在衡阳纳过妾,也未必没人相信。那么,这聂昌的“庶子”得有个合适的名字呀,双厚始祖名聂祥发(今天仍被后裔简称为“发公”),那就把第一个逃来江门的祖先改名“发公”,或者在始逃者与“发公”之间加上几代祖先的“学名”(双厚的习俗是学名公开而辈份名字保密,这就实现了与双厚史料的分割)。这一处理方式也完全合乎情理,而且已经有先例,那就是身为“千户侯”的湖南常宁聂族始祖聂仲楚公,他生了五个儿子,年龄都比堂弟仲19郎的长子、双厚族谱首创人聂永铭大,其中长子聂贤相大了18岁之多,但聂贤相排为贤25郎,而聂永铭却排了贤18郎。原来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双厚人,一直到道光8年双厚三修族谱时,两边都有后人在衡阳市的“船山书院”任教,才发现常宁始祖行仲10郎,这“仲”与“贤”是双厚的排郎用字,也就最终确定他们是双厚聂祥发公苗裔。
四、科技与考古并用能尽快确定江门之根
根据“求大同,存小异”的原则,江门之聂现在就可以与双厚聂族实现通谱了。即“以文字辈为兄弟”统一班行字辈,合为一本之亲。
当然,如果要进一步追求准确,那在科技发展的今天也非难事。一是建议进行DNA鉴定。江门、临川、双厚三地聂胞展开DNA比对,亲疏关系马上知晓。二是建议对双厚仲19郎聂原真公的两座假坟进行考古发掘。仲19郎长子聂永铭公是双厚家谱的首创人,修史者造假之后肯定会常怀“内疚”之心,因此其父三座坟墓中的两座假坟肯定掩埋的是双厚的“逃亡史”,现在只要请考古单位带现代化勘探设备确定假坟,就可以让真相大白于后人。
2015年7月30日 撰



  
已有441人阅读

通谱工程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