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仇敌忾上战场 生离死别重相聚

作者:聂绍峥 2017-07-11 09:18
同仇敌忾上战场 生离死别重相聚 ——记述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我82炮连的参战经历和37年后战友相聚瑞丽 ..
                          同仇敌忾上战场     生离死别重相聚  
              ——记述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我82炮连的参战经历和37年后战友相聚瑞丽 
                                       聂绍峥 
      一、奉命参战赴南疆  惩罚越寇白眼狼
    

   (1.图示↑1997年2月17日成为对越作战老兵终生难忘的岁月)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军区陆军第43军军部驻守在河南省洛阳市,麾下127师师部驻守在豫新安县,旗下的381团团直八二炮连驻扎在豫宜阳县。1978年12月25日前部队番号为33726部队71分队,全连共82人。南下广西归属广州军区部队番号为53307部队73分队。为适应在越南山岳丛林作战需要,1979年1月28日春节前,从福州部队增补了部分兵员充实到连队,每个战斗班由原来的6人增至8人。连队在向广西出发前,司机班王允太调师指挥连参战,曾昶调师司训队参战,刘昌俊调团后勤补给站参战,简洪州调团卫生队救护排参战(战场牺牲),全连齐装满员100人奔赴战场。
    1978年12月25日至29日,我部奉中央军委命令南下,隶属广州军区执行作战任务。连队于25日下午从河南省宜阳县出发到火车站上车,途经河南、湖北、湖南、广西等地。于29日中午到达集结地点——广西崇左县江洲公社渠座大队渠座屯(现更名为广西崇左市江州区江州镇渠座村渠座屯)。兵藏于民,当天下午我连被安排在渠座大队小学及渠座屯老百姓家中住下,我和连文书吴淦波(战场牺牲)住在渠座屯一村庄三间仓库里。
    

    (2.图示↑1978年12月29日-1979年2月13日我连一排三排连部住在渠座屯)
    

    (3.图示↑1978年12月29日-1979年2月13日我连二排住在小学里)
    部队自1978年12月29日到达目的地安置住下后至1979年2月14日近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进行了紧张而有计划的战前大练兵训练。为了适应越南山岳丛林地貌的作战要求,我连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除了白天进行爬山抢占山头制高点班排竞赛训练外,还经常乘夜幕降临或天刚拂晓紧急集合夜间行军、静寂拉练、肩炮瞄准、攀爬射击、传递口令、协同配合等演练。经过一个多月高强度的的贴近实战训练,大大提高了指战员的身体素质和战术水平及贴近实战能力,为赢得对越作战的胜利夯实了坚固的基础。
    曾记得时任42军127师的师长张万年(后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在战前动员誓师大会上,用自己当年参加抗美援越的亲身经历和成千战友血洒越南疆场的亲眼见证,控诉了越南当局背信弃义的罪行。中国在抗美援越时期,派遣防空部队和工程部队进入越南,作战三年,击落击伤三千余架美机,牺牲千余人,还源源不断地向越南提供大量物资。在越南抗美抗法救国的三十年间,中国约提供给越南折合二百亿美元的援助,大力支持了越南的解放斗争。 
    今天他们忘恩负义驱赶华侨,打死打伤我无数边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对待这些丧尽天良、忘恩负义的不义之徒,我们“杀鸡用牛刀”集中兵力,重炮轰击;迂回包围,各个歼灭。历史已经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无坚不摧的,“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听了张师长铿锵有力的战前动员,全师指战员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个个斗志昂扬恨不得插上翅膀上战场,歼灭越寇白眼狼。
    

    (4.图示↑越南当局忘恩负义驱赶华侨打死打伤我无数边民)
    

   (5.图示↑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战前誓师大会)
    1979年2月14日,我连接到上级立即出发的命令,记得那天上午由连指导员马景南(战场重伤致残)向全连指战员宣读上级开赴前线的作战命令,由连长罗锦丰带领全连指战员向军旗宣誓。战友们精神抖擞全副武装,准备好武器弹药,吃罢晚饭乘汽车向指定地点出发,于次日到达中越边境广西宁明县峙浪公社地域临近越南的“公母山”待出国作战地点集结,这里离越南近在迟尺就几公里路程。我连在一山丘树林里吃了晚饭并进行了隐蔽,进一步充分做好战斗准备。
     “公母山”是紧挨着宁明县峙浪公社爱店的一座高山,海拔最高为1541米,天晴放眼望去主峰山势险峻悬崖绝壁,天阴云雾缭绕难觅真相,山上长满荆刺灌木丛生沟壑纵横,明显的羊肠小道依稀少见。其中公山与我边境线相连,北起宁明县峙浪公社以西的那支,南至爱店关口以西的青草岭、823高地,山脊以东属中国,山势高峻而陡峭;向西南侧延伸入越南境内的山势相对低缓,草木茂密,称为母山。天气好的时候,可以从公母山顶眺望到爱店至禄平县城的大片地段。1979年战前,我边防第1团3连就驻扎在青草岭上,在山顶上的一棵大古树上面建造了一个观察所,设置了40倍望远镜,可以居高临下观察越南境内的动向。我381团的攻击路线,正是要翻越中国境内海拔800多米高的大岭,再越过越南境内一千多米高的母山,突然插向612高地和龙头地区,出敌不意,来个关门打狗。
    我82炮连的三个排分别加强到各步兵营,一排加强到一营,二排加强到三营,三排加强到二营,司机班7人5台车加强到团汽车排,我(时任连卫生员)跟连副指导员曾和生随一排加强到一营,并于16日加强到位。
    1979年2月16日傍晚六时许,夜幕降临,举世瞩目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拉开了序幕。381团各部从浦何、夹颈地区出发,按2营(欠4、6连)、3营、1营、团直和直属队、4连的序列,沿大岭向823高地以北1公里的边界地区前进。要向敌纵深摸进,特别是要翻过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公母山,丛山峻岭崎岖路险,不仅山高坡陡,而且沿路满是茂密的灌木和茅草,地形非常复杂,战士们肩扛炮身背负炮架炮弹、干粮、水及枪支弹药负荷较重,上山犹如“攀岩”,尤其是夜间行军且向异域开进困难重重。以致行进速度缓慢,部分攻击分队在向前运动时掉队。至17日凌晨2时许,除2营(欠4、6连)按原计划进到边界和巴加附近向北担任警戒,3营进到823高地以北边境地区外,其他各攻击分队都没有跟上来。在381团加强指挥的李孔胜副师长离开团指挥所随3营进至边境,判断1营掉队去向不明,3营如按原计划向18号高地和400高地迂回,则有孤军深入的危险。而且1营要是在天亮才能赶到,再向612高地、龙头地区迂回也容易暴露作战意图。因此,李孔胜副师长在无线电静默的情况下改变了师、团的战斗决心,转而命令3营进攻612高地、龙头,2营以5连向18号高地迂回。
    
 

    (6.图示↑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于1979年2月17日6时许打响)
    我团三营七连趁黎明前的夜色已经摸上了612高地,早与高地之敌接上了火。七连指战员们正勇猛地向敌612高地主峰出击。他们不顾敌人明、暗火力的封锁,勇猛顽强、前赴后继。一排为尖刀排,不怕牺牲,视死如归。新战士吴建国同志,在身负八处重伤的情况下,抱住一名企图逃跑的越军排长滚下悬崖,和敌人同归于尽。指导员带领一个班从山腰爬上敌阵地,先敌开火,消灭了敌高射机枪火力。战斗进行了近10个钟头,敌人被我军英勇顽强的英勇气魄吓破了胆,纷纷弃阵逃命。阵地上留下了几十具敌人尸体。敌号称坚固无比的612号阵地于当日下午三时多被我军完全占领。
    在612高地进攻战斗中,7连利用夜暗,采取偷袭和强攻的手段,一举夺占守敌设防严密的阵地,在越军的防御体系腹背插进了狠狠一刀。战斗中共击毙越军61人,俘敌2人,缴获高射机枪3挺、轻机枪5挺、60炮2门、40火箭筒2具、冲锋枪12支、步枪和手枪各3支、步谈机1部及各种弹药一批。7连阵亡12人,负伤18人。战后,7连被广州军区授予“612高地英雄连”荣誉称号,郭友生被广州军区授予“模范指导员”荣誉称号,宋中贵被广州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吴建国被中央军委授予“狼牙山五壮士式的战斗英雄”称号! 
    

    (7.图示↑吴建国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狼牙山五壮士式的战斗英雄) 
    
  

    (8.图示↑我82炮连炮手肩扛炮身瞄准敌火力点开炮)
    夺占612高地的消息上报到师前指后,张万年兴奋地对参谋长王福海说:“战前,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年轻一代的干部战士还能不能打仗?现在,我们的干部战士通过自己的行动给了很好的回答!”
    

    (9.图示↑陆军第43军127师张万年师长在前线指挥战斗)
    虽说夜间行军翻山越岭且向异域开进步履维艰,但大家步步为“赢”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向“公母山”挺进,争取提前穿插到位,确保战局的胜利。经过近12个钟头的跋涉,我连于17日清晨6时许胜利穿插到指定地点,612高地映入眼帘,此时已能隐约听见612高地上传来的枪声。
    身为连卫生员的我跟随时任连副指导员曾和生(战场上提拔为指导员)带领一排配合到我团一营攻打540高地,作战任务明确后并迅速向目标接近。
    大约在此时,我后方炮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万炮齐发射向敌阵地目标,612和540高地上顿时硝烟弥漫。
    然而,540高地之敌还在负隅顽抗。我跟随曾副指导员及一排屈身进入540高地前一个山丘树林里占领了有利地形并卧倒,也许敌人发现了我们,从540高地打来的子弹像雨点般的飞了过来,子弹把头顶上小碗口粗的松树拦腰打断,压制封锁我们动弹不得(待攻克阵地后才知道敌人是用打飞机的高射机枪作平面射击)。曾指导员迅速命令一班长段建武,二班长熊学文立马打掉火力点,只见何天中和戴光坤二位战友肩抗炮身,匍匐前进选择好有利地形先后向敌机枪火力点开炮,随着两声炮响,敌人的火力点“哑巴”了(何天中、戴光坤系鄂随州市人,分别火线入党荣立二等战功)。这时,我见到从火线上撤下的步兵伤病员,有的血流满面,有的蹒跚瘸行过来,职责驱使我跃身将他们带到山丘后的安全地带并给他们包扎伤口、止血救护。540高地与612高地山间距离眼看近在迟尺却有一公里多路程,穿越两山要途经一个居高临下的山村且敌情不明,我深知在敌占区小分队行动存在很大的风险,但受伤战友的生命不容延误,我搀扶鼓励动员并组织他们向612高地方向转移,直到把这六位伤员交到团卫生队设在612高地山下的临时战地医院(我因勇敢果断抢救护送伤员及时荣立三等战功)。
    移交好伤员我欲返回540高地,这时正碰上我连炊事班林宝贵和胡德坤两位战友欲往前线送饭却不知去向,我引领他俩赶快跟我走朝540高地奔去。当我们接近540高地时就知道阵地已被我军攻克,我带领林宝贵胡德坤两位战友刚走到540高地山下时,就听到我连一排一班长段建武大声喊叫我的名字——聂绍峥(他是带我的新兵班长)并向我招手示意往山上爬。正在这时,敌人的反攻炮弹在阵地上轰隆爆炸,有的还落到半山腰里。我叫他俩就地卧倒,亲眼所见阵地前躺着三位仍然保持射击姿势但已牺牲还没有来得及抬下山去的战友遗体,清晰听见一营教导员向上级首长报告阵地遭敌炮弹反击请求炮火支援的声音。眼看上山无望,我和林宝贵胡德坤战友迅速撤退到540高地前一、二米多深的沟壑里隐蔽了起来,我们三人挤坐在一块潮湿的大石头上,脚下是潺潺流水,夜深人静冷得浑身发抖,三个人贴身相互取暖,尤其是我同胡德坤战友,身挨着身挤得很紧,那一晚我们都彻夜未眠---“夜半三更呀盼天明---”的歌词在我脑海里不断回放,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对这句歌词感同身受---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对林宝贵和胡德坤两位战友印象深刻,经常梦牵魂绕在睡梦中见到他俩---时常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我亲爱的战友你在哪里?身在何方?
    天刚启明,我迫不急待地探出头去大声叫喊曾和生指导员和段建武班长,段建武把头伸出战壕回声向我招手示意叫我们往山上爬,我招呼炊事班两位战友快速向540高地山上爬去,战友们接过饭锅菜盘,捡来树枝点火热了热就狼吞虎咽的吃个精光。这是我记得在战场上吃的第一餐饭好像也是唯一的一餐饭。
    

  (10.图示↑37年后我同战场上沟壑露宿的林宝贵战友在中缅国界畹町桥留影)
    

   (11.图示↑37年后我同战场上沟壑露宿的原连炊事班胡德坤战友相聚合影)
    

   (12.图示↑37年后笔者同战场上跟随的曾和生指导员相聚云南瑞丽合影)
    

  (13.图示↑37年后同喊我上540高地的段建武班长在云南瑞丽合影)
    

   (14.图示↑笔者同战场朝夕相处的随州籍战友左何天中右戴光坤合影)
    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打响当天,我团首战告捷。一天时间相继拿下了612高地和540高地。敌612高地海拔612米,坐落在我国广西宁明县峙浪公社爱店大队7公里处,在它的南边有“400”高地,西北边有“540”高地,三个高地构成三道屏障,形成“铁三角”火力交叉且遥相呼应,卡住了通向越南禄平县城的通路。是我军进攻禄平县城的拦路虎。在这三个高地中,“612”高地位置最为显赫,起到中枢、纽带的作用。攻克下“612”高地,犹如为打开禄平县的大门砸开了锁,其他两个高地因群龙无首失去大脑和心脏而六神无主。
    1979年2月18日晚,我同曾和生指导员(这天他被上级任命为连指导员)在540高地敌人构筑的A型工事里过夜,一营步兵和我连一排在指定防御的堑壕里挖好猫耳洞轮流站哨坚守阵地。当天夜里,哨兵报告540高地南侧山下的响声不断,误以为是敌人乘我军立足未稳前来偷袭,我和曾指低身走进战壕观察究竟,他叫哨兵用冲锋枪向山下响声处射击,直到听见牛的叫声才知“敌情”。我放眼眺望,远近山火通明,一望无际,这一夜我彻夜未眠。天一亮我跟曾指巡查堑壕各班的隐蔽位置和防御情况,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一班炮手肖新平(鄂随州市人)蜷曲着身躯从猫耳洞里起身迎接,曾指询问他昨夜打盹入睡没有?叮嘱大家要加固掩体,警惕敌人反扑。
    记得在敌540高地坚守了两天后,连队接到上级配合一营攻打敌人新的作战任务。经过我军第一波“集中兵力、重炮轰击、迂回包围、各个歼灭”的沉重打击后,敌人的有生力量和锐气大减。我部在向敌纵深挺进时再也没有遇到敌人像540高地样的阻击,山上完全没有堑壕和防御工事。敌人改变了战略方针“化军为民,化整为零,同我游击,与我周旋,实施全民皆兵”。我清晰的记得就在2月20日-22日的一天中午,一营一连副连长带领两位战士下山打水,被隐藏在山谷沟壑里的敌人狙击牺牲。山上的战友们看在眼里,集中火力朝着敌人藏匿的地点射出了密集的复仇子弹,直到越南鬼子从夹沟里逃出来被歼灭。曾指迅速召集全排开会严格强调战场纪律,绝不允许随便下山的单独行为发生。
    站在那个不知名的高地上极目远眺,群山峻岭、山峦起伏,越南谅山市貌尽收眼底;侧耳倾听炮声隆隆、硝烟弥漫,那是兄弟部队在攻打谅山城内外守敌,炮火轰炸的浓烟依稀可见。记得在这个山上驻守时,战友们饿了吃压缩饼干,渴了喝牛脚窝的浑水。
    时间一晃进入阳春三月,大约是3月1至3日的一天中午,我部接到前指命令,向奇穷河方向运动,任务是阻止谅山之敌逃跑、警戒清剿外围残敌。战友们清理武器弹药整装出发,从高地山上像坐“滑梯”样滑溜下山步入一片开阔的农田,大约走过3、4里地进入一片茂盛的竹林,竹林傍边是一条连接中国通往越南禄平县城的水泥公路,公路下边就是水流较急的“奇穷河”,我和曾指并排站立在公路上,河对面敌人的防御工事和掩体清晰可见。这时,我看见河对面敌人堑壕里有一个人头在窜动,我迅速报告曾指河对面有敌人,曾指吆喝着大家赶快往后撤并占领有利地形。说是迟那时快,敌人密集的机枪子弹飞了过来,只见步兵连的多位战友瞬间倒下,大家一边搀扶背着伤员一边往山上撤,我连一排二班张运生(鄂武汉市人)战友也身负重伤,这次盲目下山行动导致伤亡惨重。究其原因是部队自开战当天攻克540高地后,在向敌纵深挺进时再也没有遇到敌人的阻击而藐视敌人的轻敌缘故所致。有悖毛主席“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的教导。
    1979年3月5日晚,曾指告诉我刚接到上级命令: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已达到预期目的胜利完成了预定任务——今夜撤军。我虽心存疑惑:战争怎么这么短暂就结束了?但又欣喜若狂跟着曾指和部队沿着中国通往越南的一条水泥路快步疾走往祖国边境方向奔去,于6日上午到达中国境内。令人费解的是:公路一进入中国境内全是泥泞难行的土路,中国人民勒紧裤带无私援助了一个丧尽天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对这些不义之徒早就该教训教训了!
    1979年3月16日下午,北京。中国外交部第三次“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新闻发布会座无虚席。外交部长黄华与广西、云南前线指挥部通电话后,向中外媒体宣布:参加这次边境战斗的中国军队胜利完成作战任务,已于当天全部撤回国内,“中国在越南从此已无一兵一卒”。 历时28天的战争理论上就此结束,但事实上,中国参战的50多万名官兵中,仍有数百人下落不明。有的已流尽最后一滴血,长眠在亚热带红土地;有的因负伤或迷路未赶上部队,正在异国密林中遭受饥渴与恐惧的煎熬。而更多的失联未归者,已被解除武装,在越南人枪口下痛苦而屈辱地度日,他们已成了“战俘”。这次战争,仅笔者家乡湖北省随州市就牺牲了46位战友,笔者的出生地淅河镇牺牲了四位熟知的战友。
    

  (15.图示↑吴文智战友是越战随州市牺牲46位烈士之一系随县安居镇加庙人)
    

   (16.图示↑随县高城雷培海是随州市越南战争牺牲46位战友之一)
    

   (17.图示↑边疆人民夹道欢迎凯旋归来的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的勇士们)
    看着祖国人民用鲜花翠柏扎的凯旋门和夹道欢迎的人群,战友们激动得热泪盈眶。祖国母亲呀为了您的尊严孩儿们为您出生入死在所不惜,惩罚越寇白眼狼血洒疆场英勇献身---
    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全连指战员做到了“步兵打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步兵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出色地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受到了步兵兄弟的肯定和称赞。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一人荣立一等功;十三人荣立二等功;多人荣立三等功或受到团营嘉奖。战斗中牺牲一人;受伤十二人。
    1979年3月6日,除牺牲烈士和重伤住院外,全连分别随所配属的部队撤军回国。
    凯旋归来后我连被安置在广西邕宁县良庆公社书林坡大队(现更名为南宁市良庆区)住下,休整一个多月后于4月18日开始北上——班师回河南省宜阳县营房驻地。
    

   (18.图示↑我82炮连指战员1979年3月11日胜利归来留影)
    我国南疆边陲,苍松翠柏傲立,23处烈士陵园,长眠着对越作战牺牲的战友。37年前的战争硝烟虽说早已散去,留给我们对牺牲战友的无限思念———
    

   (19.图示↑我连文书吴淦波1979年2月17日晚战场牺牲时年21岁)
    

   (20.图示↑我连战前调到团卫生队救护排牺牲的简红州战友)
    想当年,我们正值青春年少雄赳赳气昂昂携手并肩赴南疆,毫不畏惧冲锋陷阵“两个不怕”上战场,用生命的代价捍卫着祖国的尊严和安宁,用青春的热血浇灌着南疆的肥沃土地,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无愧于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号!是昔日牺牲的战友用身躯挡住了敌人射向我们的子弹,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们,才有了我们今日战友重逢在云南瑞丽欢聚一堂。
    二、难忘生死战友情      三十七年再相聚 
    我连1979年2月17日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三等功荣立者林宝贵战友,复原回地方后致富不忘初心,历经二年多国内全方位的寻找战友,通过亲自出差打听战友音信,托付客户搜集战友信息,拜托战友找战友的“三结合”寻找战友方式,先后与六十多位战友取得了联系。他个人出资29万余元,特邀全国各地的原82炮连参战老兵于2016年9月9日相聚云南瑞丽,让分别37年之久经过血与火考验的生死战友首次聚会叙旧。
    2016年9月7日,居住在广东、湖南、河南等地选择乘飞机直达云南昆明再转机芒市的战友已先期到达中缅边境美丽城市——瑞丽。
    

   (21.图示↑2016年9月7日东道主林宝贵与先期到达瑞丽的战友们合影)
    9月8日上午,参会老兵及军嫂已全部来到云南瑞丽凯通大酒店签到入住。
    82炮连参战老兵协会会长东道主林宝贵和原连首长看望并感谢参会战友及家属的莅临支持。
    

    (22.图示↑林宝贵战友在瑞丽“庄赛傣味园”为战友们接风洗尘后合影)   
    

   (23.图示↑东道主林宝贵战友在瑞丽“庄赛傣味园”为军嫂们接风洗尘) 
     2016年9月8日下午,聚会战友游览了位于中缅边境的“南洋华侨机工回国纪念馆”和“畹町桥”。
    

  (24.如图↑2016年9月8日下午,聚会战友游览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纪念馆和畹町桥)    
    
                           

   (25.如图所示↑左起笔者同杨兴根、林宝贵、张忠珠战友合影)
    

    (26.图示↑37年后东道主林宝贵(右三)与各省联络人握手相聚)
    8日晚上在“盈黎民族风情园”就餐“手抓饭”。 
    9月9日上午,战友们自由活动、上街购物、相互交流、合影留念。 
    9月9日下午二点,聚会正式开始,战友们身穿统一T恤佩带东道主林宝贵赠送的纪念章在凯通大酒店四楼会议室集体交流。
    

  (27.图示↑由东道主林宝贵战友出资制作的相聚云南瑞丽天然翡翠纪念章)
    会上由原任82炮连二排长,现任参战老兵协会秘书长张达祥战友宣读连史。
    

    (28.图示↑张达祥战友在82炮连参战老兵聚会上宣读连史)
    原任82炮连指导员,现任参战老兵协会名誉会长曾和生在会上讲述了我连从1978年12月25日接到上级命令南下广西隶属广州军区参训,到1979年2月14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我连指战员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战前贴近实战训练,增强身体素质和战术本领;战中配合步兵冲锋陷阵,打掉敌人58个火力点;战后凯旋归来住进百姓家严格纪律无违规,班师回营捷报频传被381团授予模范连称号。
    

  (29.图示↑原82炮连指导员曾和生作战前战中战后总结发言) 
    集体聚会活动后,参会战友合影留念↓。
    

    (30.图示↑原82炮连越战老兵37年后52名战友相聚云南瑞丽合影留念)
    前排17人:陈永奇,刘具生,吴信姑,蔡锦堆,雷德平,叶日洪,张运生,聂绍峥,谢祖才,张忠珠,曾    昶,张泽荣,孙仕顺,宋国营,袁光涛,杨庆海,李业魁。
    二排17人:陈    雄,张年有,邓忠伟,吴元海,蔡国琦,韩万军,曾和生,罗锦丰,刘定斌,林宝贵,张达祥,李冬青,王允太,朱勤社,代光坤,李本芳,张吉刚。
    后排18人:蔡炳付,何天中,段建武,白艺行,郭长江,陈根悦,刘保富,张鸣捷,柳孝清,曾永成,刘昌俊,杨兴根,屈仁义,罗锦声,徐钦平,艾建文,杨继胜,张洪生。
    参会战友及家属合影如下↓
    

   (31.图示↑原82炮连越战老兵及部分家属相聚云南瑞丽合影留念)
    参加聚会的湖北籍战友如图所示↓
    

   (32.图示↑原82炮连湖北籍越战老兵相聚云南瑞丽合影留念)
    
   

   (33.图示↑我和战友们同连长罗锦丰(前排右三)相聚瑞丽合影留念) 
    

     (34.图示↑37年后我同战友们相聚云南瑞丽合影留念)
     9日下午五点,云南瑞丽市招商局局长给大家介绍了瑞丽的投资环境和旅游景点。竭诚欢迎原43军127师381团82炮连越战老兵到瑞丽市考察投资环境并合影留念
    

  (35.图示↑云南瑞丽市招商局女局长与82炮连越战老兵合影留念)
    东道主林宝贵夫妇陪同瑞丽市招商局局长到宾馆看望军嫂如图所示↓
    

   (36.图示↑东道主林宝贵夫妻陪同瑞丽市招商局局长看望越战老兵家属)
    如图所示↑从左向右:张鸣捷夫人,张洪生夫人,张运生夫人,招商局局长,林宝贵夫人,东道主林宝贵,袁光涛夫人 ,韩万军夫人,朱勤社夫人,刘昌俊夫人,聂绍峥夫人,何天中夫人。
9月10日,东道主林宝贵租用辆豪华大巴,夫妻俩各坐一辆车当向导,先后浏览了南拨河畔景颇园、姐告大国门、一赛两国等景点,战友们纷纷拿出手机、相机、平板,自拍自照、合影留念。
    

    (37.图示↑82炮连越战老兵在中缅边境两国一园-南拔河畔景颇园合影留念)                                
    接着游览姐告大国门并集体合影留念如图所示↓
    

     (38.图示↑82炮连越战老兵游览“姐告大国门”合影留念)
    接下来是游览中缅边境“一桥跨两国”景点,战友们纷纷合影留念如图所示↓
    

   (39.图示↑左起张年有邓忠伟李本芳罗锦丰林宝贵曲仁义聂绍峥)  
    最后游览了中缅边境“一寨两国”景点,与歌舞演员同台演出并合影留念如图所示↓
    

   (40.图示↑原82炮连越战老兵游览一寨两国并与歌舞演员合影留念)
    
   

       (41.图示↑笔者同夫人在一寨两国门口合影留念)
    

     (42.图示↑笔者同韩万军战友在一寨两国门口合影)
    2016年9月11日早餐后,来自祖国六省市的战友依依不舍的相互告别离开酒店,至此,原武汉军区陆军第43军127师381团团直82炮连越战老兵首次云南瑞丽战友聚会圆满结束。   
    笔者现任中国易经协会副会长、资质培训部风水学教授、中国易学专家成员、湖北省风水学会副会长、随州易经协会会长,持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执业资质。2010年入选中国百名国学专家,在第7届第九届全球易学名人峰会暨中国易学风水名师2012年、2014年代表大会上分别被授予“中国杰出地理风水学术权威奖”、“2012易经风水学术研究杰出贡献奖”和“中国杰出姓名学四柱预测专家”称号!中华聂族宗亲协会首席风水策划顾问!(关注www.szyjxh.cn,有缘扫一扫)
    

    

已有200人阅读

文化经贸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